《村长的后院》

“突破了!”

冯刚心中怒吼一声,整个冉达了极点。

蝶大声啼叫着,连带着柔软宽大的床榻也发出剧烈的“咯吱”声。

此时正在楼下吃饭喝酒的包间里,几人喝的正欢,猛然间听到楼上传来剧烈的轰隆声,七八个人全部抬起头看着楼上,皱紧了眉头。

楼上是什么地方,他们自然明白。

“这么厉害?”

“动静这么大?”

“这该是几p啊?”

“妈呀,屋都快塌了。”

“靠,要死人了,肯定要死人了。”

“我草,老子要有这么猛该多好啊。”

七八个人各怀心思,听着楼上“轰隆”的摇床声,好半晌,才有一人哈哈大笑一声:“来,咱们不管他,咱们喝酒,喝完了我们也到楼上去潇洒潇洒,哈哈。”

酒桌上又热闹了起来。

楼上。

疯狂暴雨,终于渐渐停歇。

冯刚仰面躺在床榻上,蝶浑身没有一点儿力气,依偎在他的怀里,而兰恢复了元气。

正在这时,手机铃声响了。

“我要接一下电话。”

冯刚对着身下的兰道。

“抱着我去接电话。”

兰环抱住冯刚的脖子,嗔怪地道。

“好!”

冯刚托住她滚圆的屁股站了起来,朝着桌上的手机走去,兰啼叫连连,趴在冯刚的胸膛上,就像烂泥一样。

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陈芹家里的,不由对兰做了个“嘘”的手势,便接通羚话。

“冯刚,你在哪里?”

是老妈的声音。

“妈啊,我在镇上呢。”

“你在镇上干吗?”

“陪董所长喝酒,你回来啦?”

“我不回来,家里的猪牛还不都饿死啦。”马桂兰没好气地道,“不回来也不晓得打个电话回来。”

“哦,我忘记啦,妈,对不起啊。我今晚上可能回不来啦。”冯刚满是歉意地道。

兰的嘴巴里哼哼唧唧发出怪异的声音。

冯刚一惊,赶忙捂住的他的嘴巴。

“咦?你在干吗?怎么有女饶声音?”那边传来马桂兰怀疑的声音。

“哦,董所长的媳『妇』喝醉啦,在发酒疯呢。”冯刚笑呵呵地道。

大庆哥,对不起啦,毁你媳『妇』的形象,来帮我撒个谎啊。

“你别太多酒,酒喝多了伤身。”马桂兰再没有怀疑。

冯刚看兰一副渴求的眼神,紧紧的捂住兰的嘴巴。

“好啦,妈,不啦。”冯刚罢就急急忙忙的挂羚话。

成功将“斗破苍穹”这一式突破的冯刚比之以前更加的神功,而且让他发现了一个更加神奇的事情,就是自己能够收放自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