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傍晚时分,祁江骑着自行车赶回到了紫荆村。

冯刚询问叶苗苗和祁浩宇之间的事情,祁江只能无奈叹息,木已成舟,覆水难收,如今叶苗苗也不知去向,遍寻不着,他回到家里把儿子祁浩宇狠狠的骂了一通,父子二人势同水火,彻底闹僵,最后祁江气呼呼的回到了紫荆村,再也不管儿子的死活。

冯刚却也不知什么才好,只能无声叹息。

当晚祁江就回到山上去了,继续着他的鸡禽养殖研究工作。

就目前来,他唯一的精神寄托就在养鸡上面了。

暮霭四合,『色』暗了下来。

冯刚把猪牛喂饱后,便锁上家里的门,往朱美菊家里走去。

刚到朱美菊家门口,就闻到里面飘出的菜香,冯刚贪婪的吸了两口,推开院门走了进去。

三叔公正提了一桶水出来倒,恰恰看到冯刚,当即迎了上去,笑呵呵地道:“刚子,你来啦,我还以为你不来呢。”

他掏出香烟递给冯刚一只。

冯刚接过后,『摸』出打火机点燃之后笑道:“答应美菊婶的,怎么可能不来呢?三叔公,近来可好啊?”

“哈哈,好着呢。”

“是啊,瞧三叔公风采不减少年,一大把年纪了还如像二三十岁伙一样精壮结实呢。”

“哈哈。”三叔公爽声大笑,两个男人之间,也没必要戴着面具话,彼此间是个什么货『色』都心照不宣,“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这时朱美菊从厨屋里走了出来,笑『吟』『吟』地道:“可以捡桌子吃饭啦,可以捡桌子吃饭啦。”

三叔公应了一声,赶忙去堂屋收收捡捡,俨然就是自己家里一样。

冯刚见怪不怪,跟着进了堂屋,很快桌子上就摆了四五个精美的炒菜。

三叔公抱了一瓶酒放在桌上,笑呵呵地道:“刚子,这可是我自个儿泡了五六年的熊鞭酒啊,今晚上你可得多喝一些哦。”

冯刚心想难怪三叔公六十多岁了能把朱美菊弄的叫声迭迭,原来影熊鞭酒”壮阳补肾啊。

“这酒三叔公你可得多喝一些,我们年轻,不用再补啦。”话间,冯刚故意看了朱美菊一眼,后者狠狠地瞟了他一眼。

“哈哈,你子会话,废话少,咱们来好好的喝上几杯。”三叔公摆摆手,拿起杯子给冯刚斟了一杯。

酒桌上,三叔公极是热情,不住的劝冯刚喝酒,而且不住的给他戴高帽子,他是紫荆村百年难得一遇的人才,早就发现冯刚是人中龙凤,将来一定会非同凡响一些奉承话把冯刚给吹到上去了,冯刚听着心里也颇为舒服。

两人七八杯酒下肚,都已经有些醉醺醺的起来,两人话都有些大舌头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