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在农村喝酒并不是城里面喝酒的那种大啤酒杯子,倒上一杯白酒,当啤酒一样的喝,在农村喝酒的都是一些杯子,装着约莫一两酒的杯子。

杨桃浅浅的泯上一口,冯刚就要一杯倒下去。

可冯刚是何等人物?就是喝上一缸酒都不会醉,杨桃本打算只喝半杯的,但是见冯刚与三赖子喝了那么多酒,她就想着把她灌醉,所以这一连喝了五六杯,足足有半斤多酒了,而冯刚喝的更是厉害,他却依然不动如山,面不改『色』,没把别人灌醉,杨桃自己倒有些晕晕乎乎的起来。

而冯刚一边与杨桃喝酒一边却在打量着眼前这对艳比花娇的母女花,特别是婷婷,冯刚是越看越美,越看越有感觉。

心想今晚上最好把这两口子一并灌醉,然后我再单独跟婷婷二人研究研究学习方面的知识,兴许关系就能挺进一步。

而三赖子知道冯刚的酒量,见媳『妇』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作态,心里面暗暗吃惊,仔细观察着冯刚,心想这家伙一双『色』『迷』『迷』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的女儿看,肯定打着什么坏心思,今晚上一下把他给灌醉了,到时候让婷婷跟他睡上一觉,明就可以拿这事儿威胁他,就冯刚这子晚上喝醉酒了我姑娘给睡了,我姑娘可是黄花大闺女呢,你得负责啊,这时候还怕没房子,没钞票?

桌子上坐了四人,三人都各怀心思,各自打着自己的算盘。

见媳『妇』有退场的架式,三赖子赶忙道:“桃子,快陪刚子喝两杯啊,你才喝这么一点就不行了啊。”

杨桃脸颊绯红,喘息地道:“让我休息一会儿,等会儿再喝!”

婷婷道:“妈,你少喝点儿,喝酒哪是女饶事情嘛。”

冯刚打了个哈哈,道:“婷婷真懂事啊。我记得没错的话,婷婷应该读初三了吧?”

三赖子道:“是啊,最关键的一个学期,学习抓的紧的很,这暑假就只放了不到一个月,学校提前半个月补课了。”

冯刚道:“听婷婷在学校里面的成绩很好啊,每年都拿奖状,得笔记本呢。”

三赖子道:“切,哪里行啊?数学偏科才叫严重。”

冯刚拍了拍胸脯:“哈哈,我那时候的时候,除了数理化,其他的科目全部都是狗屎,特别是英语,他妈的,一百五十分的满分,我百分之九十的考试成绩都只七十几分,如果达到八十几分的话,那要么是题目超简单,要么就是运气特别好,学了六年,我英语愣是没入门,每次考试就是弄b四个抓阄,抓到哪个就写哪个。哈哈。”

一提到当年自己上高中学英语时候的辛酸,冯刚就有不完的话。

婷婷也“咯咯”笑道:“我们班里好多同学都用这个方法呢,英语怎么学都入不了门,不过我觉得英语挺简单的啊。只有那数学,太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