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正在茅厕边撒『尿』。

在农村,不分男女厕所,每家都有一个茅厕。

正当冯刚撒的正欢之时,突然脚步声传来,然后一个人影就站在了旁边,正是副县长马晓然。

昨一夜折腾,使大亮了,马晓然还不想起来,但是没办法,自己是县长,住在农村别人家里,不能睡懒觉,要不然别人会怎么评价自己这个县长?

『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直奔厕所,却不想冯刚正站在那里撒『尿』。

冯刚的那根赫然就呈现在她的眼前。

三十六岁就已经在副县长的位置坐了几年的马晓然这些年也算是见多了各种各样的鸟儿,大鸟鸟,粗鸟细鸟,她都有见识,平时每夹住一只鸟,感情的她就会贴身体会一翻,想一想这只鸟儿有不有让自己舒服,哪种大鸟巨鸟她都有很深的印象。

看着马副县长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自己的重要部位,冯刚感觉无比尴尬,『尿』还在刷刷的往外撒,冯刚只得转了个身,背对着马晓然,『尿』全部撒在地面上。

这个时候,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马晓然此时完全沉浸于震憾之中,昨一夜的折腾虽然让她身心俱惫,而且在杜楚平的驰骋下变的十分舒爽,但是此时看到冯刚的,依然让她浑身酥软,呼吸急促。

“县长,您要上厕所啊。不好意思啊,我很快就好了。”

半泡『尿』全部撒在地下,形行一条涓涓溪,冯刚抖了抖,塞进裤裆里面。

扭过头,发现马晓然依然望着自己,心中不由纳罕之极:“男孩子上茅坑你一个副县长咱不知道躲闪呢?你没觉得不好意思,我倒还觉得不好意思呢。”

马晓然回过神来,如玉般的脸颊上竟然浮出两团云霞,低下了头,心中惴惴难安,不知如何是好。

我刚才是怎么啦?我怎么会失神呢?我可是副县长啊,我怎么会失了分寸呢?

想起刚才见到冯刚的那地方而失魂落魄的模样,马晓然是又羞又愧。

冯刚刚刚走到堂屋门口,就见到杜楚平从屋里走了出来。

“镇长,早啊。”冯刚连忙笑着打招呼。

杜楚平的眼睛扫了扫马晓然的房屋,见门开着,便问道:“马县长起来啦?”

冯刚点零头:“刚起来。”

杜楚平望了望外面,然后攀着冯刚的肩膀走到一个角落,脸上笑容暧昧,低声问道:“昨晚上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动静那么大,能没听到吗?就差没有把我家给震塌了。

别人玩车震,你们这玩的是房震啊。

冯刚一脸『迷』『惑』地摇了摇头:“没听到啥声音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