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看着叶苗苗那凄惨的表情,冯刚心里一阵发酸,坐在他旁边,道:“苗苗姐,如果你跟他在一起很痛苦很难受,离婚对你来是一种解脱。”

叶苗苗擦了把眼眶的泪水。

冯刚继续道:“要不你们离婚了,到我们紫荆村里来住,我那里有空一套空房子,反正没人住。”

经历了这事儿,冯刚对杨桃有些反感,那屋子的钥匙,也不想给杨桃了。

叶苗苗道:“谢谢你,冯刚,任何时候你总能在我旁边关心着我。跟你相处的这一时间,我很开心,我好久没有这样开心过了,虽然我们之间发生了一些本不可能发生的关系,但是我不怪你,是我自己不心,是我自己着了别饶道,我希望你把这件事情忘记了,或者深深的埋在你的心底,就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我还是你的苗苗姐,你还是我的弟弟,可以吗?”

话语温柔,就像三月里的暖阳一样滋润着冯刚的心田,竟然让冯刚有种想哭的感觉,抿着嘴唇重重的点零头:“苗苗姐,我会的!”

“嗯。”叶苗苗嘴角微微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上午十点多钟的时候,祁浩宇开着面包车驶进了紫荆村,带走了叶苗苗,二人径直往民政局而去。

冯刚看着绝尘而去的面包车,心里突然间变的空落落的,仿佛什么东西丢失了一样。

他去菜园摘零菜,煮了饭,把菜都炒了一下,就提着往山上走去,三个大男人就坐在山上的茅屋里吃着午饭。

冯刚发现祁江的表情比较凝重,仿佛要思考着什么。

“大喜哥,江叔怎么啦?”冯刚轻声问道。

“今早上起来发现两死了两个鸡苗。”魏大喜也有些担心地道。

“咱死的呢?”冯刚微微有些奇怪。

魏大喜道:“江叔上午一半都在查这个事儿,他认为是缺水加上热引起的。”

冯刚道:“这山里塘里的水都放满了啊,应该不会缺水吧?就算热,山里的温度也经低一些啊,村子里的鸡都没有热的怎么着,鸡苗怎么会热死呢?不合理吧?”

这时祁江突然道:“我也正是在想这个问题。可我没有发现任何问题,就这样白白浪费了两只鸡苗。”

冯刚道:“这种事情应该控制不住的吧。像我妈平时家里有十几只鸡苗,最终养大的也只有七八只,得白白浪费掉一半呢,山上六百多只鸡苗,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浪费呢?”

祁江叹了口气:“刚子,你不知道啊,我以前养鸡的时候,死鸡都把我死怕了,死一只鸡我就会变的神经质的。”

冯刚挥了挥手:“哎呀江叔,你可别那么自责,我们养鸡已经足够心的了,如果还有这样的事情,那了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了。来,喝酒喝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