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的屋后面,三赖子正偷偷的朝着他的家里『摸』去。

刚刚他就瞄着冯刚出了门,恰好自已的媳『妇』杨桃要去找冯刚有事商量,也出了门。

杨桃找冯刚有啥事儿商量,三赖子自然是再明白不过,自家媳『妇』看着冯刚就春心『荡』漾,提着冯刚就呼吸急促的事情哪里瞒的住三赖子,只不过三赖子经常在村子里偷女人,玩的女人多了,自家女人这般春心『荡』漾也没放在心上,她愿意咱整就咱整,他懒得管,反正那坑都是自己弄的不想再弄聊。

再了,杨桃主动的去勾引冯刚也是为了张家的那套房子能够先拿下,然后搬过去住,这都是为自家的好,他三赖子更是懒得理会。

媳『妇』不在家里,冯刚又不会回来,嘿嘿,冯家那只有那美人一个人在家里,三赖子就起了坏主意。

白见着叶苗苗一眼,就让他魂不守舍了一半,茶不思饭不想的,脑子里面尽浮着叶苗苗的倩影。

悄悄的『摸』到冯刚家的厨房门前,听到屋里传来碟碗碰撞发出的声音,三赖子就知道叶苗苗肯定在洗碗。

三赖子从口袋里『摸』出一瓶『药』水,这是他在紫荆村里玩了七八个女饶必杀技,名字桨催情欢”,只需要对着女人喷上一下,女人吸入身体里面,三分钟就会欲火焚身,失去理智。

三赖子嘿嘿地笑着,脑海里似乎已经浮现出叶苗苗欲火焚身急切的想要自己去草她的场景。

想着叶苗苗那惹火的娇躯以及诱饶身材,三赖子就“咕嘟”一声咽了口口水。

手伸进裤裆里面,窜到堂屋门前,伸过手“砰砰砰”的捶起门来,同时喊着“冯刚”的名字。

正在厨房里刷碗的叶苗苗正想到自己与祁浩宇离婚的事情,心里一阵抽搐的痛,鼻子一眼,泪水就要淌出来,猛然间听到有人叫唤的声音,她赶忙放下手里的活儿,急步走到了堂屋,拉开了门,见到是白自己瞧过的病人,不由一愣,问道:“冯刚不在家,你找他有什么事吗?”

三赖子一看到叶苗苗,眼睛倏地一亮,让他浑身都开始发烫起来,目光变的热牵

叶苗苗心底生出一股不详的预感,做势就要把门关上,可是三赖子眼疾手快,迅速的把门给抵住了:“医生,我是来找你的。”

“找我有什么事吗?”心里面有些担心,不过叶苗苗的声音还是十分的温柔,同时有些期盼冯刚能够快些回来。白这家伙就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现在一看到自己又目光不善,他肯定别有所图。

“我来找你看病的。”三赖子早已经想好了话,“医生你白我没病,我想可能是医生没有看仔细,所以现在特意地跑来让你再给我看一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