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伺候好了媳『妇』,李青川悄悄的从床上爬了起来。

李青川就穿了一条三条短裤出了门。

“喀嚓!”

轻轻一道声响,门便开了。

李青川生怕惊醒了熟睡之中的杨玉,屏住呼吸,轻手轻手的进到房屋里面,然后轻轻的关上了门。

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很心。

然后他脱掉了拖鞋,赤着脚,掂着脚尖朝着床头走去。

白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杨玉是身心疲惫,此时睡在床上很香。

李青川走到床前,将右手伸了过去,右手上的戒指轻轻一按,顿时从里面喷出一缕雾气状的东西进入杨玉的鼻孔里面。

没有任何的味道,杨玉浑然未觉。

过了半个时,二人终于云收雨歇。

“李叔,你真棒!”

杨玉突然一句让李青川吓了一跳的话。

浪货不会因为任何的环境、地理、时间、人物而改变!

因为浪货从骨子底里都是浪货,生下来就浪,一直澜她死的那一刻!

这是李青川对杨玉最为通透的评价!

“你不怪叔?”

心里面跌宕起伏一番,李青川又恢复了平静,轻声问道。

“不怪。”杨玉摇了摇头,“白的时候,所有人都看不起我,都挖苦我,只有李叔你一个人主动的站出来帮助我,维护我,我感谢叔,就算今叔不要我的身子,我总有一还是会把身子给叔的。”

李青川在她的脸颊上亲吻了一下:“还想上大学不?”

“想。”

“叔明帮你爸妈,让他们把你送去上大学。”

“嗯,谢谢叔。”杨玉微笑着满意地点零头。

“记住,以后别想着寻死觅活的,任何时候,叔都是支持你的,不管发生了什么事,叔都是站在你的那一边的。”

“嗯,我相信叔。”杨玉求道。

李青川笑眯眯地道:“好,。”

这下可苦了张书蓉和余梅二女。

二人一夜几乎都没有闭眼睛,张书蓉还好,白不做什么事儿,上午可以睡上一半没人管,但是余梅却悲惨了,昨夜里本来被张书胜折腾了大半夜,就累的半死,下半夜的时候侧着耳朵等着冯刚,结果左等不来右等不来,最后都等亮了,她只得瞪着一双熊猫眼爬了起来,放鸡喂鸡,剁猪草喂猪,拉牛喝水,做早饭呵欠连,两眼皮儿重逾千斤,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倒在床上去补觉了。

尽管热似火,屋子里面更是像个蒸笼一样,哪怕电风扇呼呼的吹,身上汗水如雨,但困倦之极的余梅却呼呼而睡。

忙到十点半钟热的不行的张书胜回到家里一地,发现妹妹和媳『妇』都还在睡,不由怀疑了,莫非我昨睡着了,冯刚那王鞍东西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