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白把心里的想法和怀疑全部告诉了朱美菊,一来是对她深信不疑,二来就是为了打草惊蛇。

因为他不知道黑寡『妇』和三叔公的关系究竟有多么的深厚,如果黑寡『妇』先隐瞒自己,然后偷偷把这事儿告诉三叔公,这样无疑就是打草惊蛇了。

再了,不管他们关系深不深,朱美菊都会把这事儿告诉三叔公的。

所以他晚上给祁江、魏大喜送过饭菜下山之后,就一直在注意着林家的动向,直到三叔公出了家门,游街逛院的走上几圈,最后偷偷『摸』到了黑寡『妇』的院子里,他就跟了过去。

二人在屋子里的谈话声全部被他听到,在一边感激朱美菊的同时,也在暗骂着三叔公禽兽不如,罪该万死。

眼看着朱美菊起身要出去告诉冯刚,这时三叔公一把搂住了她的腰:“美菊,你告诉那子干吗?就算你要告诉他,明早去告诉他也行啊。”

朱美菊略微挣扎了一下,道:“万一要今晚上他被毒蛇咬了怎么办?不行,我现在非得告诉他不可。”

三叔公执意的拉着她,不让她去,两人在房间里竟然激烈的争吵起来。

冯刚跑进院子,对着屋里喊道:“婶子,你不用告诉我了,我都知道了,谢谢你的一番心意,这份恩情,我冯刚一会定报答你的。还有姓林的那个老头子,祝你早日归西,下辈子投胎做头猪去吧!哈哈哈哈。”

冯刚大笑着离开了。

由于朱美菊的院子周围没有住户,冯刚的声音也不是太大,所以他的叫喊声倒没有传出去。

不过却把屋子里的朱美菊和三叔公吓了一跳。

听了冯刚的话,朱美菊得意洋洋地看着三叔公,哼了一声:“现在知道什么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了吧?”

三叔公无力的坐在地下:“他怎么会在外面?”

朱美菊“咯咯”娇笑不止。

冯刚离开院子,径直往『毛』华家里走去。

搞去搞来,原来是这家伙想害自己啊,老子跟你无怨无仇,你他妈有必要害老子吗?幸好老子知道那些蛇没毒,否则老子非得把你交给李村长,再把你关进猪笼里饿上三三夜!我草你老母!

一路气呼呼地走着,冯刚越想心里越气。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村民们乘完凉相继回屋子里去睡觉了,村子里显得幽静了许多。

冯刚正要走到『毛』华家门前,突然看到『毛』华旁边的猪栏屋里走出一个纤细的身影,那人手里好像拿着个篓子,他四下张望了一下,然后偷偷『摸』『摸』的朝着后面走去。

是『毛』华的媳『妇』李丹杏!

她这么晚上提着篓子到山上去干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