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哈哈哈哈”

冯刚的笑声像极了周星驰的那种猖狂的笑,只笑的前仰后合,脚下一个趄趔,差点儿滑倒在猪栏地面上。

何韵爬了起来,脸颊涨的通红,抹了把脸上的猪水与猪『尿』混杂的『液』体,又羞又气,状若疯癫,指着冯刚嘶吼道:“冯刚,你个王鞍!畜生!死猪!”

这时马桂兰听闻惊叫声赶忙冲了进来,看到眼前一幕,直接给吓傻了,愣愣了半晌,叫道:“哎呀呀,怎么搞的啊?”

着她过来关切地问道:“何警官,你你没事吧?”

就像落汤鸡一样的何韵此时也没办法对冯刚发作,只得回头问道:“婶,能借我一套衣服换吗?”

“可以可以。”马桂兰赶忙道,回头瞪了冯刚一眼,喝道:“冯刚,快去给冯警官放水,让她先洗个澡。”

马桂兰也知肯定是冯刚与何警官之间有点儿什么过节,所以就尽快的把儿子赶走,免得战争进一步的恶化。

再了,人家是镇派出所的警察,还是少得罪为妙。

冯刚在洗澡间里调好了温水,走了出来,恰好看着何韵站在门口,不由得意地笑了一声,拍拍屁股一溜烟的跑了。

何韵气的直跺脚,拿起马桂兰送过来的衣服,咬了咬嘴唇,便钻进了洗澡间里,目光又落到那个洞口处,她撕了一点卫生纸,拧成团把那个洞给塞住,确定再没有偷窥的地方之后,这才开始脱衣服。

冯刚本打算在屋后面偷窥一番的,却让他失望了。

回到屋前,马桂兰板着脸喝道:“冯刚,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子啊你,竟然连何警官也敢欺负?”

冯刚一脸冤枉地道:“哪里是我欺负她,明明是她欺负我好不好?她拿着锹要打我,结果把我们家的猪吓的从猪栏里跳出来了,她自个儿害怕,意图从外面跳进来的时候,结果翻进猪槽里面了,怪得了谁?就这样的身手也敢当警察,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啊哟,我倒是忘记了,猪还没回去呢,快快快,快把我们家的猪赶到猪栏里去。”马桂兰脑中灵光一闪,着急地道。

当即母女二人便去赶猪了。

从头到脚冲洗干净、换了一身普通宽松的粗布衣服的何韵出来看到他们在赶猪,两人显然有些吃力,那头大猪总是能钻空子跑,她心里不由有些愧疚,从地下捡了一根竹竿也帮着赶猪了。

费了好牛二虎之力,猪终于还是给赶进了猪栏。

马桂兰连连感激何韵,要留她在这里吃晚饭。

此时何韵对冯刚恨之入骨,哪里还愿意跟他一起吃饭,连不要,最后把目光投向了冯刚,意思很明显,把你盘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