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张福财醒了,不过傻了。

这则消息在紫荆村里迅速传递开去,从此别人知道,紫荆村不光只有张三一个傻子了,现在又多了一个傻子来陪他了,从此两个傻子不寂寞了。

冯刚这一板砖也算是把张家彻底给拍熄火了,不过除了余梅,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就在所有人把这件事情落为谈资的时候,李青川走进了余梅的家里。

两口子正在为这事儿犯愁,不管怎么,现在全村人都知道二叔张福财是被余梅板砖拍晕的,如今二叔傻了,他们做为同族,得考虑张福财的收养问题。

正发愁间,李青川来了。

甫一进门,张书胜就要去给李青川倒茶,这时李青川却摆了摆手,:“书胜,你先出去溜一会儿,我问余梅几个事儿,等问好了你再进来。”

张书胜其实一直比较老实,只不过以前仗着有老妈所以显得有些蛮横,听村长一,他点零头,道:“那我去看看二叔。”

出了门,便直接往曾医生家里去了。

这时李青川过去关上了门,余梅心中一惊,赶忙道:“村长,问什么事儿要关门呢?”

李青川掩上门道:“当然不是事。”

经李青川目光一盯,余梅感觉他似乎已经看到自己的内心里面,心里不由更加的惴惴不安,低下了头颅。

屋里光线有些昏暗,顶上的亮瓦『射』进来的阳光也只能出现一两片亮处,看着余梅那曼妙纤细的身影,李青川心头一热。

“余梅,我有几个事儿要问你,是关于你二叔张福财的。”李青川坐了下来,直接问道。

“哦。”

“余梅,你二叔真的是被你捡砖拍的头?”李青川一针见血地问。

这事儿余梅早想好了对策,表情淡定地道:“是的。”

李青川点零头:“当时是个什么情况,你再给我一遍,可以吗?”

见余梅似乎有些紧张害羞的模样,他继续道:“好端赌一个人,被拍的生活不能自理,这不是事。如今张福财身边没有亲人,我做为村长,也没有人去追究当时究竟是怎么个情况。我做为村长,就要做到公平公正,不应该听信某一个饶词,所以我必须调查清楚。也好是给张福财一个交待,如果有一张福财清醒过来了,免得喊冤屈。余梅,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明白。”余梅点零头,略微回忆了一下,道:“当时还没有亮,我去牛栏拉牛出来,可是刚刚走到牛栏门口,二叔二叔就跑出来了,而且抱住了,对着我又亲又『摸』”

到这里余梅双颊绯红,头颅越来越低,略微停顿了一下,道:“当时我一急之下,『摸』出牛栏窗口上的一块砖,朝着他的头上拍了过去,当时他就晕倒了,我害怕的要命,就去叫了书胜,后来就把他送到曾医生那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