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今冯刚在村里请了工人帮忙装子,另外他精神亢奋的睡不着,所以就起的早,看了看外面还没有亮。

觉得这段时间纵欲过度,应该多运动运动增强体质,所以他洗漱完毕,便出了门,围着村子跑步。

跑了没多远,就看到余梅家的灯亮了,他想往那边去看一看,人还没到,就听到余梅和张福财低沉的吵闹声。

冯刚一惊,停下脚步猫着声靠近。

“二叔你不可以这样二叔”

余梅挣扎着叫唤。

一听这话,冯刚顿时火冒三丈,也不管张福财对余梅的威胁,随手在地下抄起一块砖,『摸』黑靠近,借着朦胧的夜『色』,朝着张福财的后脑勺呼了过去。

“砰!”

一声脆声,张福财叫都没有叫一声,便软倒在地。

余梅吓的不轻,晶亮的眸子看到是冯刚,“哇”的一声,扑了进了他的怀里。

“王鞍,狗r的!”

冯刚对着昏『迷』的张福财踢了两脚,喷了两口唾沫,然后才关切地慰问余梅。

余梅没事,拿手电筒对着张福财的身上一照,见到他的后脑勺竟然汩汩流着鲜血,不由一惊。

冯刚蹲了下来,检查了一下,道:“没要他命,让他长点儿记『性』。”

看到鲜血,余梅就慌了神,道:“怎么办?时间长了他会死的。”

冯刚点零头:“你去叫张书胜把他送到曾医生那里去。”

余梅点零头,转身欲去,突然似是想到了什么,又回过头来:“他好像已经知道我们的事啦呢?”

冯刚点头道:“我会想办法。”

余梅这才安心的去叫张书胜。

冯刚也一溜烟的走了。

张书胜过来看到这副场景,不由疑『惑』地问道:“二叔怎么会在这里?”

余梅脸上涨的通红,羞涩地道:“二叔他想他想跟我”

后面的话实在是羞的难于启齿。

“什么?这个畜生想搞你?”张书胜瞪着一双铜铃般的眼睛吼道。

余梅红着脸点头。

“王鞍,这样的畜生死了最好,还救他做什么?不理他!”张书胜站了起来,愤怒地道。

没有哪个男人愿意承受自己的女人被别人搞。

余梅道:“如果不救他,他会死的,如果他死了,我会坐牢。”

张书胜一想也是,吐了口口水,骂道:“等醒了老子再找他算帐,狗r的。”

他躬身扛着张福财来到曾云海家里,叫醒了他,对他紧急施救。

据曾云海检查,张福财有轻微脑震『荡』,不过乡下人皮厚骨头粗,没什么大碍,只要吃点儿『药』,等醒过来,脑袋是清醒的就没事,也有可能跟村里的张三一样,变的痴不痴傻不傻的,这都要等他醒来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