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纪兵气的额头上青筋直冒,脑子里面发热发烫,什么话都的出来。

可是一出来,才发自己的话过激了一些,的有些重了。

梁美丽一听这话,眼睛都绿了,猛地转过身来,怒瞪着纪兵,叱道:“纪兵,是不是好些没吵架了你想吵架是不是?你这是的什么话?什么要拿家里的钱养白脸?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养白脸啦?我哪只眼看到我跟他有一腿了?你瞎了你的狗眼是吧?”

梁美丽气的浑身『乱』颤,她实在是不能接受一个男人触碰她的底线,伸出右手指着他继续道:“好啊,纪兵,你要跟我这事儿是吧?行啊,你别以为你这几做的事儿我不知道,你自己『摸』着你的屁股想一想,这些年在你在外面的风流债是谁帮你擦干净的?前年你把长寿村的那个姑娘肚子弄大了,人家都找到家里来了,结果那你不在,我为了不让家里的丑事传出去,我当时给了那姑娘五千块钱,让她把孩子打掉,这才平息了这事儿去年你在青石沟玩别饶女儿被人家老爹抓到,是谁拿钱去把你赎回来的?你真是不要脸啊,你现在还反过来咬我一口,这些年我没有找你算这些帐都是好事了,你还敢我?是不是看着我什么话都不,整给你任劳任怨的干活,你就觉得我好欺负,呜呜呜呜”

梁美丽越越气,泪珠儿越挂越长,最后直接抱着头蹲在地下痛哭起来。

气愤的梁美丽实在是憋的太久了,一经爆发,一股脑儿的把纪兵以前做的事情倒了出来,令的纪兵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极其难受。

冯刚也像是听到新闻似的看了看纪兵又看了看梁美丽,竟然不知道如何是好。

纪兵这个王鞍平时还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在村子里正儿八经的,想不到玩的都是外面的姑娘啊。

晚上很多人在外面乘凉,听到这边激烈的吵闹声,已经有很多村民注意到了这边。

纪兵感觉面子上有些挂不住,走上前去,满是歉意地道:“美丽,对不起啊,我错话了。”

梁美丽只是呜呜痛哭,不理睬。

纪兵叹息一声,看了冯刚一眼,哼了一声,然后又看向媳『妇』:“好啦,美丽,别哭了行不,这让别人看到了不好。我把三轮车借对他,行不?好啦,别哭了好不好?”

着纪兵蹲了下来要扶梁美丽,后者“啊”的一声,用力甩开她的胳膊,捂着脸就进屋里去了。

纪兵一脸愧疚,看向了冯刚,哼了一声:“这次就借给你!下次休想!”

着他进到屋里,拿了车钥匙过来,丢了过去,“啪”的一声落在地下。

冯刚正欲话,这时手机响了,甫一接通就听到陈芹的声音:“刚子,你叔的三轮车明上午不用,你要的话,明可以借你,你下午四五点钟能还回来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