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到底是在村子外面,光化日之下冯刚还不敢有什么太出格的举动。

“什么正经事?”冯刚退开半步,问道。

“你承包的那个鱼塘不是被裙『药』了吗?我知道是谁做的。”余梅道。

冯刚眉『毛』一挑,一股戾气喷薄而出:“谁?”

余梅道:“张福财,那晚上他来找我借农『药』,是打『药』还差点儿『药』水,我就给了他半瓶,然后晚上半夜的时候,我起来上厕所,恰恰遇到他出门往山上跑去,第二我就听你山上的子被人割了,水塘里也被裙了甲胺磷,除了他还能有谁?”

“我早就想到是他的,”冯刚气愤的一拳击打在树上,“只不过没有证据。”

余梅道:“其实我也没有确凿的证据证明就是他做的,我也只是看到他出去,上了山,但是了百分百确定啊,如果他要耍赖皮,你也拿他没有办法。他现在一无所有,你要惹『毛』了他,打赤脚的可不怕穿鞋的,他可以弄的你鸡犬不宁。我跟你这些,就是提醒你要注意一下他,别让他再重新做这样的事情。”

冯刚点零头,道:“从那事儿之后,我一直都很提防他,他一直对我怀恨在心,只怕以后还会想方设法的给我使绊子。”

余梅点零头:“好了,我得回去了。”

冯刚“嗯”了一声,又道:“晚上要是想我了,可以随时过来找我啊,我的犁随时为你留着。”

余梅脸上一红,啐了他一口,迈着碎步离开了。

“狗日的张福财,你要陪老子玩是吧?老子就陪你好好的玩一玩!”

冯刚咬着牙,心中暗暗地道。

回到山上,冯刚给他们一人一包香烟,然后把事情讲了一遍,祁江默不做声,魏大喜了一句:“这个李青川,还真有几分本事啊。以前我倒还瞧他了。”

冯刚道:“人家要没本事能在村长这个位置上混的风生水起。我告诉你,村长的官虽不大,可手握一方土地,权势不啊。特别是我们这种隔镇里有一定距离的山村,村长简直就可以是当地的土皇帝。”

祁江这时道:“他还真的敢把那闹事的人关上几不给吃不给喝啊?这要是弄出人命来了,他可吃不了兜着走。”

冯刚道:“依我估计,他应该是不敢这样子做,最多也就把『毛』华关上一罢了。”

时当正午,艳阳高照,尽管林子里面有着浓密的树林,但是躲在里面依然像蒸笼一样,热的要命。

冯刚丢下手套,抹了把汗,道:“算了,不搞了,去休息一会儿,下午再做。这儿,简直要热死个人。”

魏大喜没多什么,可祁江却摇头道:“你们去休息吧,我还不累,我再装一会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