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张福旺被抓不仅紫荆村的村民弹冠相庆,东庆镇派出所里的每一个也都弹冠相庆。

在东庆镇派出所里工作了二十多年的老黄从来没有见到一起案子发生之后,像这次这么紧锣密鼓的去抓捕犯饶。也从来没有见到过董所长竟然低声下气的跟一个乡下农民恭恭敬敬地话。

这两董所长给全所的压力都比较大,每一个人都表情凝重、削尖了脑袋想着如何捉拿杀人犯。

如今两时间不到,人终于被抓到了,董大庆是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同样派出所里的所有干警和工作人员都松了一口气。

这样的日子,还是越少越好,大家都习惯了在轻松自在的氛围中过日子。

这晚上,心情大好的董大庆在东庆镇的“来一楼”订了包间,将这次抓捕张福旺的几名重要人物请到了那里面,好好的吃喝一顿。

做为这次事情顺利完成的主要功臣何韵自然也有到场。

只不过酒桌是男饶战场,她一个女人,只是孤孤寂寂地吃菜,喝酒的事情,跟她扯不上半分半毫的关系。

何韵的冰冷在所里已经人尽皆知,在场的除了董大庆的职位比她要高,话不用那么客气之外,其他人都有些惧怕于她,所以她在旁边默默的吃饭,也都习以为常。

几次每一次的饭局都是这么个场面。

酒过三巡,茶过五味。

一桌子七八个大汉都趴在了桌子上呼呼而睡,董大庆站了起来,双手八字张开撑着桌面,一张肥胖的大脸被酒精醺的通红,他打了个嗝,哈哈大笑道:“你们这帮臭子,平时不是在我面前夸海口挺能喝的吗?今怎么就怂啦?哈哈,还想干倒老子,想的倒美,老子以前在酒桌上连一个镇上、六个副镇长全部都干倒过,就你们这群鸟『毛』也想干我?哈哈哈哈哈”

看着自已的战绩,董大庆哈哈大笑,然后摇摇晃晃地走到何韵的旁边,道:“何,送我回去。”

何韵过来扶着董所长走了出去,坐进了车里,何韵给几个同事打电话,让他们过来收拾那几个醉烂如泥的家伙。

“干爹,回哪里?”坐在驾驶室上的何韵问道。

董大庆把窗子放下,想了想,道:“回你家吧。”

“干爹,这么晚了”

“我回你家就回你家。”董大庆严肃地道。

何韵不发车子。

“怎么?不愿意?”董大庆扭头问道,“不欢迎干爹到你家做客?”

何韵沉默不语,叹息一声,发动车子,缓缓的驶离。

车子刚刚开动,突然间,一只大手搭在了她的大腿上,并且来回游走着。

何韵浑身一颤,道:“干爹,你喝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