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经过近两个时的谈论,杜楚平给冯刚列了一个远大的发财清单,冯刚只要按着他给的清单去安排,敢于投入资金,多学习专业的技术知识,将来赚大钱,发大财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清单是列好了,冯刚却醉趴在了桌上。

等他一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屋子里的光线有些昏暗。

头上依然昏沉沉的极是疼痛,推开门走了出去,却见到夏红正端坐在客厅一边看电视一边绣十字绣。

“你醒啦。”夏红看到冯刚,叫了一声,放下手里的刺绣,站了起来去饮水机接了一杯温开水袅袅娜娜走了过去,将清水递了过去:“喏,喝杯水清醒一下头脑,我那里还有酸梅汤。”

冯刚道了声谢,『揉』着发胀发痛的头走了过去,喝水喝汤,闭目养了两分钟的神,感觉身体好受了许多,道:“老师,真是多谢你啊。”

夏红微微一笑:“谢啥谢呢?”

冯刚道:“谢谢杜副镇长,最重要的还是要感谢你,我冯刚下辈子就是做牛做马也不能报答您和杜副镇长的恩情。”

夏红美眸瞪了他一眼:“谁要你做牛做马?别的那么严重。”

伸手林茶几下面拿起一张4纸,上面写满了字,递了过去:“这是今中午你们商量的成果,我怕你酒喝多了忘记,我给你记下来了,应该没有纰漏,你拿回去好好的看一看,依着上面的计划,你手上的十几万应该够周转了。”

冯刚接过纸,看着上面绢秀的字体以及列上的条条款款,正是杜楚平给自己讲的东西,十分详细。

看着夏老师的心血付出,冯刚感动的无以伦比,“咚”的一声跪倒在地,感激地道:“夏老师,我冯刚他日如果飞黄腾达,我冯刚的就是您的下辈子我冯刚甘愿为您做牛做马。”

夏红慌忙站了起来,皱着眉头道:“冯刚,你这是干吗?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不懂吗?”

“我懂!可是我更懂跪跪地跪父母,您是我的老师,对我冯刚有知遇之恩,跟您跪,我跪的起,我该跪!”

冯刚表情竖决,对着夏红叩了个头,然后爬了起来。

冯刚离开后,夏红站在窗户边看着楼下那个雄纠纠气昂昂的少年昂首阔步的走出区直到消失,她想起今那个男人去上班之前给自已过的那番话:“这子憨厚、老实,有一股浩然正气,而且年轻,有冲劲,骨子里还有一股子的悍匪之气,又是你的得意门生,对你极是信任,这种人,是我们可信任的人,是个可用之材。我现在正在找着一个好的苗子,准备将我心中的报复给施展出来,等三年之后,又翻出一片的时候,那时换届之时,镇书记的那个位置就非我莫属了。所以这子来的正是时候,而且极合我的胃口,我们以后多多注意一下他。而且你娘家那边的窟窿事,兴许也会有些回转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