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叫唤声由远及近,很是急促。

冯刚一听清楚,不由脸『色』剧变,道:“坏事了,狗日的张福旺回来了。姐,你赶快回去,要不然会被发现的。你从厨房门离开。”

宋玉婷脸了一声,脸『色』也焦急起来,飞快的跑出去。

冯刚拉好裤子,从堂屋门跑了出去,见到一个汉子跑了过来,叫道:“冯刚,你快看你家柴房,着火啦,着火啦。”

冯刚扭头一看,果然看到自家的柴房火光冲,红通通的亮成了一片。

“七叔,快帮我叫些人过来救火,快!”

冯刚一见,脸都黑了,对着来人叫了一声,然后进去提桶。

挑着一担水飞快的冲到了柴房间,见柴房里面火光汹涌,半个房子都烧了起来,靠一担水扑这大火无异于杯水车薪,现在只有想办法切断火源。

冯刚放下水桶,冲了过去,开始分开干柴禾。

在农村死人了葬礼是晚上进行,当晚上跟死人有关的孝子都必须折腾一个通宵不睡觉,第二上午再把死者送上山才是完事。

所以现在张家还有很多人,见到这边着火,纷纷或者提桶或拿盆的朝着这边冲了过来,对着大火一阵猛扑。

人多力量大,加上冯刚的家旁边有一个平时洗菜种藕的池塘,取水方便,还有冯刚及时在柴房里面分开干柴,经过一个时的扑救,火被扑灭,不过柴房已经被烧了三分之二,所幸没有刮风,要不然连着正屋都会一起燃起来。

灰头土面、无比狼狈的冯刚仿佛虚脱了一般坐在地下,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马桂兰叫人把自已从床上抬了下来放在躺椅上搬了出来,看到这么个场景,不由破口大骂,骂那放火的丧尽良、狗杂种。

李青川吆喝着村里乡亲离开各忙各的,跟着何韵一起来到瘫坐在地的冯刚面前,看着这子的狼狈模样,以及后面百孔千疮的柴房,李青川的心里突然有出了一口恶气的感觉。

不知怎么回事,现在看到冯刚吃瘪,他的心就里特别的爽。

按理以他的心『性』,不会为一个年仅十八岁的少年而心生愤懑的,但是现在偏偏就是如此,好像这个朴实无华的少年越是张扬牛叉,他的心里就越是不舒服,他越是受憋挨打,他的心里就越是痛快。

冯刚双拳紧握,额头上青筋直冒,嘴唇发紫,乌黑的脸颊上一双晶莹的眼睛无比的坚决,看着那一双纤细的玉足,他猛地站了起来,盯着面前这个美艳不可方物的极品女警,咬牙道:“是张福旺!”

何韵表情淡然:“你能确定?”

冯刚点头:“昨早上他对我放下狠话,我如果把他意图强暴他儿媳『妇』的事情传扬出来,他就放火烧了我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