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何韵玉脸含煞,目光如刀地看着自已,冯刚面不红,气不喘,连连摆手道:“偷看你洗澡?何警官,你没有搞错吧?我从哪里偷看你洗澡呢?冲凉房里密不透风,难不成我会透视吗?你就别开玩笑了。”

何韵见他不承认,也抓不到什么把柄,哼了一声,闭目不语。

冯刚坐在他的对面,看着她鲜红的脸蛋,心里却在想着她一丝不挂的旖旎春光。

房屋里一片寂静,外面的喇叭声、敲鼓声一声接着一声。

冯刚一口接着一口地喝着凉茶,何韵似受有些经受不住这种暧昧的尴尬寂寞,起身道:“紫荆村你熟,你跟我出去走一走,巡视一番。”

冯刚也不动身,依然自顾自地喝着凉茶:“我现在没时间,何警官要巡逻,自个儿出去巡逻就是,紫荆村巴掌大的一块儿地,你还怕走丢了不成?再现在张家热闹喧,不会有人敢对你图谋不轨的。”

何韵目光再次如刀子般『射』向了冯刚,哼了一声,起身便走了出去。

“何警官,今晚上没有月亮,你要不要拿个手电筒啊?”冯刚对着门口喊道。

何韵依然不理不睬,扭着滚圆的屁股脚下的速度更快。

冯刚有心调戏这个极品女警,见她离开,仰面一口将杯子里的凉茶喝干净,然后抄起桌上的手电筒,跟了出去,将门锁住。

“你不是不来的吗?你跟着我干吗?”

听到后面的脚步声,何韵停下脚步,转过身来,咬牙着问道。

冯刚嘻嘻一笑:“我出来乘凉,有错吗?”

“无耻。”何韵骂了一句,掉头继续前校

何韵毕竟是身经百战,经验极其丰富的女警察,哪怕是走在田间路上,脚下依然稳稳当当,没有丝毫的摇晃。

冯刚默默的跟着她的后面,夜『色』下只能依稀看到何韵那婀娜的身肢。

何韵直接将他过卖,围绕着紫荆村走了一圈,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

正懊恼后面跟着自已的跟屁虫的时候,何韵的脑海里突然心生一计,不知不觉间走到了冯刚的屋后,大概确定了位置,便顺着层后的沟渠走了过去,最后来到冲凉房的后面,蹲了下来。

“啪!”

手里的打火机燃起一簇火苗,照亮了一片地方,在泥巴地上,能清晰地看到落上了一层薄薄的细沙,她顺着站了起来,找到了刚才冯刚偷看的洞『穴』。

这一刻,何韵的眼睛更加的冰寒,一股寒气从身上喷涌而出,扭头看向了冯刚。

冯刚心道这女人真是狡猾,然后面不改『色』地走了过去,问道:“何警官,莫非有什么发现?”

何韵转过身折了一根树棍,对着那个洞『穴』串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