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昏『迷』之中的冯刚只感觉自己就像是浪『潮』中的一只船儿,在起起伏伏,翻涌不止,试图避开激涌的浪『潮』,发现自已的力量是那么的无能为力,只能任由汹涌的『潮』涌翻滚着,将自已一次又一次时而送上风口浪尖,时而送到深水低谷,起起伏伏,无休不止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浪停了,『潮』水退了,一切趋于平静,冯刚在平静的大海里『荡』漾着,睡着了。

冯刚是被冰凉的地板给凉醒的,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上只盖了一件衣服,衣服下面,自己一丝不挂,而何韵早已经不知了去向。

“我不会是在做梦吧?”冯刚嘀咕了一起,拿起旁边的裤衩穿上后,又看到窗子是关着的,窗帘是拉着的,“看来是真的,我没有在做梦。但是我竟然被女警官给逆推了?我被人强暴了?而且还是个女人!”

“幸好还是个漂亮到极点的女人,要不然撞墙『自杀』的可能『性』都樱”

冯刚心头嘀咕了一句,过去推开了窗,但见西边的鱼肚皮已经泛白了。

回想起昨夜里的事情,恍若梦里。

何韵心高气傲,跟我一直不对眼,为什么要主动的献出她的处子之躯呢?她为什么要替董大庆求情呢,还来的这么突兀?莫不是董大庆做了什么坏事儿,让何韵来求我,以保董大庆一命?可我刚哥不是没答应吗?这个漂亮的女警为什么要这样子呢?

捉『摸』不透他们的心思,干脆就不去想,冯刚穿了件短袖,趿着个拖鞋出门又开始了忙碌了一。

处理好一切事情,给二婶打了个招呼,让她帮忙照顾一下老妈,然后便跟着一早出去进货的杨柱来到镇里,在街上请杨柱吃着早餐。

“刚子,这次收花生你赚了不少钱吧?”杨柱咬着一个牛肉包子,问道。

“也没赚几个钱,光够平时开销。”冯刚笑呵呵地道。

“你子尽瞎,他们都你赚了十来万呢。”

“哪有那么多,要是这么赚钱,一个个还不都去抢着做这生意啦?只赚了几万块钱,而且也就这么两的事儿,现在又没事了儿了。”

“一年能像这样搞几次就行了嘛。”杨柱鼓励地道,“很不错,你子也挺有做生意的头脑的嘛,读过书的人就是不一样,脑袋瓜子就是灵活一些。”

冯刚哈哈而笑。

杨柱继续道:“这段时间你婶子在念着你啊好啊,你这般强那般好,只恨不得让你去做他的儿子呢。”

冯刚心中当然明白陈芹为何如此,只是憨笑不语。

吃罢了早餐,杨柱去进货,冯刚则往夏红区走去。

现在已经是早上七点多钟,刚跟夏老师通羚话,她已经出去跑步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