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夜晚开着窗,窗外传来凉风,吹在饶身上,十分舒爽。

正当冯刚把目光锁定的时候,门口处突然现出一个人影,人影十分纤细,一头乌黑的秀发披散肩头,如果不是月光照光在她的身上在屋里的地下落下她的影子,冯刚非得把她当成女鬼不可。

面对着突兀出现的黑影,冯刚赶忙拉开了床头的灯,白炽灯泡『射』出的橘黄『色』灯光落在来饶脸上,面若银盘,目若秋水,一张明艳绝俗的玉颜呈现在他的眼前。

“是你?”冯刚拧紧了眉头,面对动饶秀『色』,此时却无心餐食,“你怎么会来这里?”

秀『色』可餐的女人面无表情:“我找你商量个事。”

“什么事?”冯刚表情凝重起来,这个眼高于顶,从来不把自已放在眼里的女人大半夜的竟然从镇里跑到紫荆村里来跟自已商量事儿?这件事情未免也太匪夷所思了吧?

“怎么?对待客人,你就是把他堵在门外事的吗?”女人冷讽道。

冯刚总觉得她今晚上有些非同寻常,仔细地看着这个没有穿警服更增添无限诱『惑』的成熟娇躯,咽了口口水,道:“是不是董大庆要你来的?”

“不是。”面沉如水、一片冰心的何韵摇了摇头,“我是过来跟你谈个条件的。”

冯刚心想我刚哥难道还怕一个女人不成?不管怎么着我都还算是一条硬汉子吧?不至于这么害怕女人吧?我就放她进屋,她还能把我吃了不行,惹『毛』了老子,老子扒光你的衣服,吃的你连骨头都不剩!

冯刚在何韵惹人遐想的鼓鼓酥胸上停留了半秒钟,道:“我给你开厨房门。”

把何韵迎了进来,她径直往冯刚的卧室走来,冯刚关上门,跟着她的后面进门,发现她正在关窗户。

冯刚不由一愣,反脚勾住让门锁上,问道:“这么热,还是把窗子开着吧,没人会偷听到什么的。”

何韵不理睬,依然关上了窗户,这才转过身来,扫了他一眼,问道:“一直以来我不明白,董大庆从来没有怕过什么饶,为什么会那么怕你,你能告诉我吗?”

冯刚搔了搔头,憨厚地笑道:“可能是我的那个贵人帮的忙吧。”

“什么贵人?”

“是我以前读初中的班主任老师。”冯刚怀疑地道,“我也只是怀疑,具体是不是她帮的忙我就不清楚了。”

多年与各种狡猾人物做斗争的经验,让何韵很轻易就辩别出冯刚并没有假话,她点零头,道:“董大庆很忌惮你,因为你能决定他那项乌纱帽的命运,所以他害怕你,害怕惹你不高兴。”

冯刚点零头:“应该是吧。我明去见我的老师,我会向他问清楚。我冯刚是土生土长的紫荆村人,祖祖辈辈都是无权无势的底层农民,如果要攀上高枝,只怕就只有我的老师了。我想应该是她起了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