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不要爸不可以不可以”

余梅再也不能控制,身体拼命地摇摆着,挣扎着。

正在这时,前面猪栏里突然传来一个女饶叫骂道:“臭女人,一大清早起来了也不知道干吗去了?水都烧开半了,臭女人!”

嘴巴里骂骂咧咧的正是张福旺的婆娘,针对的人自然是余梅。

二饶身体同时一顿。

“快放开我,要不然我叫了。”

余梅趁此时机,低声叫道。

柴房与猪栏门口相隔不到十米远,这时余梅婆婆正在猪栏里剁脚草,“砰砰砰”的声音很是刺耳。

二人一动不动,余梅表情坚决,张福旺却紧紧的皱着眉头,依然有些不舍。

等了约莫十秒钟,张福旺的胆子大了一些,伸在她余梅的身上『摸』起来,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有人在旁边,余梅的胆子更大了一些,娇躯奋力一震,咬牙低声道:“我真的要叫啦!”

“梅,我们不是有过一次了吗?我答应你,绝对不会让你妈发现的。”张福旺贴着她的耳畔道,同时对着里面吹了一口热气。

余梅浑身一酥,表情依然坚决:“不行!昨早上也是我『迷』糊范了错,以后绝对不能再这样子了。我可是您的媳『妇』啊。”

张福旺的手兀自在她滑腻如绸缎的肌肤上游走着,嘿嘿笑道:“这无所谓,公公扒灰的事情,古往今来都樱再了,这事情你不我不,又谁会知道呢?何况你不是很情愿跟我做吗?”

余梅羞愧之极,见张福旺手上的幅度越来越大,只怕现在想要让他退却可能『性』不大,婆婆就在隔自已不远的地方,现在必须想办法把婆婆引到这里来。

余梅心头大急,环伺一下四周,看到前面码的高高的一堆劈柴,心生一计,猛地一咬牙,伸手过去抓住松垮一脚上的一条劈柴。

“哗啦啦”

一堆劈柴顿时从上面滑了下来,发出剧烈的声音。

张福旺吓的一跳。

正在前面猪栏里剁猪草的女人也吓的一惊,叫道:“搞什么啊?”

然后丢下刀朝着柴房跑了过来。

张福旺吓的脸『色』苍白,什么都顾不得了,站了起来,提起裤子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余梅蹲在地下还没有爬起来,这时婆婆就到了门口,看到余梅,脸『色』顿时一黑,喝道:“你搞什么?怎么没有被砸死砸残啊?”

余梅站了起来,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没有话。

跟这种女人真的没什么话可,你的越多,只会让她越反感,越发的针对自已。

谁叫张书胜那么听他妈的话呢?

“看什么看,不服气啊?好好的柴堆在这里,你看看你做的什么狗屁事,我警告你啊余梅,如果你不给我把这堆劈柴摆好,你早上休想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