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在家里吃了午饭,冯刚准备午睡片刻,可是今气出奇的炎热,尽管一把大风扇对着自已吹,冯刚的身上依然汗流不止。

冯刚拿了条『毛』巾便出了门,准备到后山的水潭里去洗个清凉澡。

这大热的里,泡在水里无疑是最舒服的。

迎着火辣辣的太阳,冯刚进了山,很快便来到水潭边。

所幸这大中午的并没有人过来洗澡,冯刚脱个精光,“噗嗵”一声,便跳进了水潭里面。

浑身被清凉包裹,百骨舒泰,冯刚连叫一声“爽”,在水里面尽情地游『荡』起来,就像一只欢快的鱼儿一般。

游洗了一番,有些累了,便倚在潭边闭目养神起来。

耳边听着山间知聊叫声,偶尔传来几声鸟啼,山间有风,树叶沙沙作响的声音,一切都显得那么宁谧而幽静。

正在这时,从左首方向突然传来一个女人哭泣的声音。

冯刚倏地睁开眼睛,朝着左边望了过去。

谁大中午的跑到山里来哭?瞧那哭声悲凉,好像受了莫大的委屈一样呢。

冯刚听了半分钟,那女人越哭越伤心。

冯刚从潭里爬了起来,抹干身体,穿好衣服,便循声走了过去。

走了约莫半里路的样子,来到一处幽静的草丛边,那个女人正是坐在那草丛中哭泣着。

而且冯刚听那声音有些耳熟,一边撩开草丛一边走了过去,看到在一人多高的草丛中,一个女人抱膝而哭,身体不住的颤抖着,她将头埋在膝里,完全没有注意冯刚的到来。

“余余梅姐!”

冯刚叫唤了一声。

那女缺即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梨花带雨,楚楚可怜的娇颜来。

“冯刚。”余梅一边抽泣着一边叫了一声。

“你怎么啦,哭的这么伤心?”冯刚奇怪地问道。

余梅只是抽泣,却不回来,一脸悲戚,痛苦之极。

冯刚叹息一声,从裤子口袋里拿出卫生纸,蹲在她的旁边,轻轻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冯刚的动作有些暧昧,余梅身躯一震,正准备拒绝的时候,冯刚却道:“是不是又跟你婆婆吵家啦?”

余梅呆若木鸡,抽泣着。

余梅与张书胜已经结婚一年了,结果余梅的肚子里依然没有半点儿动静,为此就让她的婆婆极其不满,在家里经常『性』的指桑骂槐地针对余梅,余梅也不是『性』格懦弱的女人,忍无可忍的时候,与她婆婆大吵了一架,这件事情要紫荆村里人尽皆知。

张书胜『性』格软弱,从来都极听爹妈的话,为此媳『妇』被老妈欺负的时候,他不仅一句话不,有时候还打击着余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