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德伯走的很慢,走上几步,就气喘吁吁,显得很是劳累,他只得坐在河堤边的草地上,对站他招了招手。

德伯一副日薄西山、垂垂老矣的模样,哪里还有他当初阅女无敌的精龙猛虎的模样?

师父到底怎么啦?为什么每都会这样?

冯刚表情凝重地走到德伯面前,左右看看没人,低声叫了句“师父”,然后坐在他的旁边,从手里拿出一包香烟,正准备抽出一根的时候,德伯的手闪电般地

伸了过来,抓住烟盒,拿出两根之后,便塞进了自已的口袋里。

丢给冯刚一根,自已叼上一根,德伯喘息地道:“火呢?”

冯刚『摸』出打火机打燃后,捧着火苗给他把烟点燃后又移到近前给自已点燃。

师徒二人坐在河边抽起烟来。

“师父,这两怎么看你都是一副病蔫蔫的模样,你到底怎么啦?要不要到医院里瞧瞧?”冯刚拧着眉头看着他问道。

德伯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闷闷地吸了一口烟,问道:“你要贩卖花生?”

“嗯。”

“可靠不?”

“完全可靠。”冯刚十分保证地道。

德伯点零头,叹了口气:“你要做生意,我不打扰你,只要你有本事赚钱,你就尽管去赚,毕竟你还年轻,你也要生活。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得提醒你,那

就是你不要耽误了修练。”

冯刚重重地一点头:“放心吧,师父,我不会耽误的。”

“那就好。”德伯道,“昨晚上看了一夜,什么问题都没有吗?”

“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反正都看的懂。”

“看了之后有什么感觉没?”

“硬了。”冯刚笑着道。

“不错不错啊。”德伯似乎早已经料到会如此,“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看来这第一式你不用问我了,你自已好好修练,如果你今晚上能够找个女饶话,应

该就能修练成功了。”

“这么快?我发现我还没雍摸』到门啊。”冯刚惊讶地道。

“你能硬就明你已经『摸』到门了。”德伯道。

“可我都不知道怎么修练。给我个女人,我就只知道和她做那方面的事情啊。”

德伯转身拍了他一下,道:“哪你昨晚上咱不问我?我还以为你看出个什么啦呢?”

冯刚抱着头道:“我不是看你睡的很香吗,不想打扰你做春梦嘛。”

德伯道:“真服了你的,装『逼』也不是你这样装的啊。里面没有标点符号你能看懂内容,竟然还没雍摸』到门?你简直就是个奇才!”

冯刚就像丈二的金刚,一头雾水,道:“师父,我真的没懂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