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胡菊香表情坚决。

冯刚奇怪地问:“为什么?丽丽可是你亲生的女儿?”

胡菊香道:“是我亲生的,难道不是张福财亲生的吗?我跟他商量好的,女儿由他带大,每一年我会给一定的抚养费。”

冯刚道:“可丽丽根本没办法跟张福财在一起生活下去啊?如果你现在让丽丽回去,她一定会一头撞死在墙上。”

胡菊香蛾眉轻蹙:“我也没有办法。这是合约上规定好的,不过我可以带丽丽回去找她爸爸,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接受丽丽在我的身边的。”

冯刚没有料到一个做妈妈的竟然能够这么狠心的丢下自已的女儿。

在冯刚的心里,母亲是伟大的,就像自已的妈妈,哪怕自已做的事情再不如她的意,她也不会将自已完全的抛弃。

人与人之间果然是不能比的。

“真的就没有商量的余地?”冯刚盯着她问道。

“没樱”胡菊香摇了摇头,“我没有那个能力养活丽丽,甚至我自个儿都养活不了我自已,我还怎么养活他?”

“菊香婶,”冯刚站了起来,心情也很是不爽,“既然你这个做妈的都不要自已的女儿,我又何必管那么多闲事?我冯刚真是个傻子,从来做的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张丽丽是死是活关我屁事。再见!”

冯刚怫然不悦,甩手就要离去。

“冯刚!”胡菊香赶忙叫住,然后站了起来,走了过去拉住他的胳膊,“冯刚,一切都好嘛,又何必闹的这么不开心呢?我们坐下慢慢。”

冯刚用力甩开她的手,重重地道:“没什么好的,张丽丽你愿意收养就收养,不愿意收养就让她到外面去乞讨,反正不关我冯刚啥事。像你这么没心没肺的女人,我冯刚还是第一次见到!也算是给我冯刚长见识了。”

丢下这句话,冯刚走了出去,“哐”的一声,锁上了门。

刚一出门,便见到门外停了一辆大洋摩托车,摩托车上有一个年轻人,左边耳朵戴着一个耳钉。

冯刚与他一个照面,正欲转身离开。

那年轻人突然叫道:“你站住!”

冯刚听他语气不善,此时他的心情也极是不好,停下脚步,扭头阴沉着脸看着他:“没事别惹老子!”

年轻人微微一诧,指了指自家的堂屋门,道:“草,还挺牛『逼』的嘛,你知不知道你把我家的大门砸坏啦?”

年轻人向来张扬跋扈惯了,看谁不爽就是自已的亲爹他也敢扛着锄头去干架,下了车昂着头朝着冯刚走了过来。

冯刚看了看那房屋门,完完好好,哪里有坏?这家伙不是找茬是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