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师父,我怎么了?”冯刚坐了起来,深吸一口气,问道。

“这两有没有跟你近距离接触?”德伯淡淡地问道。

“近距离接触?”冯刚想了想,“怎么样才叫近距离接触?”

“就是碰到过你的身体。”

“有啊,我跟玉还有张书蓉都有近距离碰触过。”

“还有没有?”

“让我想想”冯刚仔细地想了想,“还有昨的时候遇到过梁美丽,她我头上有虫子,好像拔了我两根头发的。”

德伯的眼睛倏地一亮,定定地道:“是她!一定是她!”

“她怎么了?”冯刚奇怪地道。

“你被人下了毒咒。”德伯表情严肃地道,“要下毒咒的前提,就是取到对方身体上的『毛』发,将『毛』发贴在一个稻草制成的人身上,也就是你的化身,有了你的『毛』发,也就有了你的灵魂,当对那个染草人儿扎针的时候,你就会像亲身体会一样,痛的生不如死。”

“好狠毒的招数!”冯刚咬牙了一句,“我怎么听起来像是扎人儿一样的那种把戏啊?”

“白了就是扎饶把戏,不过这可是一种真正的术法。你头痛欲裂,就是被人扎了人,所以才会痛的生不如死。”

难怪昨一早梁美丽突然对自已大抛媚眼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草,贱女人,回头看老子怎么搞翻你?

想到自已受的痛苦,冯刚就一肚子的怨气。

“会这种术法的人并不多吧?梁美丽拿了我的头发给了谁呢?我们村好像没有谁会这种怪异的把戏吧?”

德伯道:“紫荆村只有两个人会。”

“哪两个?”

“一个是李青川,另一个就是我!”

“师父你会?”冯刚大吃一惊,不过想到自已现在安然无恙,定然是德伯施救,要不然自已还不痛的自残而死?

“我要不会,你现在都已经死了。”

冯刚连连称谢,旋即又问道:“哪我会不会再被人施毒咒啊?”

德伯摇了摇头:“那头发只能用一次,一次之后便失去了灵气,你不会有那种感觉聊。如果你不想再受这种罪的话,你以后千万要注意。”

冯刚骂道:“又是李青川和梁美丽这对夫银『妇』!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他们的。”

德伯道:“你那点儿皮『毛』功夫也想对付李青川?你如果不想死的话,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家里,哪里都别去。”

“李青川很厉害吗?”

“老子在他面前都不定能讨好到果子吃!”

“呃”冯刚的额头上顿时落下几条黑线。

东边已经破晓,泛出了鱼肚皮,德伯叹了口气,道:“好生回去休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