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大吃一惊,走过去扶起余梅,问道:“余梅姐,你怎么这样?”

浑身依然发烫的余梅张开大臂便抱住了冯刚,贴身挨了过去,两人再一次融到了一起。

而在这刻,冯刚惊奇的发现,“貂蝉敬酒”这一式竟然浑然成的学会了。

过了一会儿,两个拥抱在一起。

“姐,张福旺怎么收拾?”冯刚看了看昏睡的张福旺一眼,轻声问道。

“你不用担心,我自然有办法的。”

“你有什么办法?”

“你放心吧,他不会给我添什么麻烦的。”余梅温婉一笑,酥软的身体轻轻蠕动了一下,当即把自已的想发告诉了冯刚。

冯刚听罢,惊奇之极,道:“姐,你早知道张福旺对你有想法了?”

“当然。”余梅点零头,“在一起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别的,就他那眼神,也把他出卖了无数次啦。你放心吧,这件事情我能搞定,只要你能尽快让我怀个孩子。”

冯刚道:“你早知道,为什么不早这样呢,那样你在张家的地位就会高很多呢。”

余梅轻轻拍了他一眼:“我以为我是个下贱的女人啊?我这不是被『逼』的没办法不得已才这样做的吗?要不你能怎么办?”

冯刚想了想,叹了口气,就目前来也只能放手赌一把,这被人捉了,自己又能怎么办呢?

这时外面公鸡打啼的声音一声接过一声。

冯刚道:“时间不早了,得离开了,再过一会儿,他就醒了。”

余梅点零头,抱着他道:“还真是舍不得你啊。”

“姐要是喜欢,我晚上过来。”冯刚抓着她的胸脯道。

“才不要呢。”余梅啐了他一口,“你会要了我的命的。”

冯刚笑了笑,然后起身穿好衣服,道:“如果有麻烦,或者事情不怎么顺利,你跟我啊,我来想办法。”

余梅点零头:“只能这样拼一把了,希望能够拼赢。”

“嗯。”冯刚点零头,转身便离开了。

此时是黎明时分,一之中最黑的时刻。

马上就要亮了。

修练成功一式,冯刚心情大好,脚步也轻便了许多,看来效果很不错啊。

冯刚正走在乡间路上,突然看到前面一个白『色』的影子一闪而逝,方向正是向着河边的。

冯刚一惊,心想难不成是有鬼?

冯刚打量了一圈四周,突然间在离他约莫十几米远再看一条白影,一身白『色』的长裙,披头散发,个头不高,在黎黑的夜『色』下,初看还真的挺像一个女鬼。

不过冯刚听到脚步声,认定那是一个人,那人正快速的朝着河边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