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激『潮』汹涌,起起伏伏。

可是冯刚战的正是情浓之处,同时身体内也在默默的修练着十二式神谱的第一式“貂蝉敬酒”,虽然自已体内的血『液』流转都是跟书上所讲的一模一样,并且此时亢奋的自已血『液』流淌的速度都达到了极致,按道理自已应该能够学会这一式。

不过与余梅激战好一会儿,血流只是流淌,根本就没有感觉到自已将“貂蝉敬酒”这一式给通关学会。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呢?

凌晨三点多钟,张福旺在肚子的剧疼中醒了过来。

妈的,大半夜的怎么要拉屎?

张福旺嘀咕了一句,下了床趿着拖鞋捂着肚子往厕所走去。

厕所就猪栏的旁边,而柴房与与猪栏紧挨着。

张福旺急急忙忙哒哒哒的冲进茅房,拉下裤子蹲在茅坑里,下面炮火连,全部倾倒而出。

“嘘好舒服”

张福旺松了口气,一脸享受。

正在这时,不远处的柴房里传来女人激烈而又欢快的娇啼声。

做为一个结了婚的成年男人,深深的了解一个女人如此啼喔代表着什么。

“嗯?大半夜的谁家还在干那事儿?”张福旺心想,不由侧耳细听,“咦,好像是我家的柴房里呢,好大的胆子,偷情办事哪里不好,跑我家柴房里来?太不像话了吧?”

张福旺确定自已没听错,当即抽出卫生纸擦了屁股,拉起裤子,便朝着自家的柴房走去。

一个女人在柴房里面放声啼唤。

这声音咱那么耳熟?

张福旺一惊,脚下不由加快速度,走到了柴房门口,朦胧中能看到柴房的地下,一丝不挂纠缠在一起。

而且那个女饶声音,张福旺也听清楚了,赫然正是自已的儿媳余梅!

她竟然背着自已儿子在自家的柴房里偷男人?

这一刻张福旺满腔怒火喷薄而出!

柴房里漆黑一片。

冯刚与余梅纠缠在一起疯狂之极,余梅一波接着一波的**声,对冯刚极是受用,令他愈战愈勇,直有让余梅梅开七八度方才罢休的气势。

二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此刻柴房的门口正站着一个男人,眼睛里面冒着腾腾怒火看着他们。

“好你一对女干夫银『妇』,今可被老子抓个现成啊!”

张福旺怒声喝道。

“啊?”

冯刚和余梅同时惊呼一声,身体同时一抖。

冯刚更是被吓的差点儿给缩回去,终生不举。

二人慌忙的分开,扭头看向了门外。

但见门口着着一个高大的身影,听那声音,赫然正是张福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