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当晚上,冯刚又来到老牛家的那个瓜棚里。

当看到德伯的时候,发现德伯的脸『色』有些苍白,人也没有以前那么有活力,头上甚至都能看到几根白发,仿佛一夜间,德伯就老了十几岁一样。

“师父,你怎么啦?”冯刚看到德伯这般模样,惊骇地问道。

伍同德摆了摆手:“没事,没事。”

“是不是这段时间您太辛苦没有睡好。”冯刚越与伍同德接触越是发现伍同德的厉害,心里面对他越发的钦佩起来,见他这般模样,心里也颇为担心。

“我没事就没事。”伍同德突然不耐烦地喝道,眉头一皱,又道:“你哪来那么多废话?前两学的东西都行了吗?”

“行了行了,完全行了。”被伍同德一骂,冯刚浑身一个激淋,人老实了许多,连连点头应喏。

“将拳法打一遍给我看。”德伯依然皱着眉头重言重语地道。

冯刚应了一声,在他的面前拉开架式,打起拳来。

冯刚时而凶猛如虎,时而狡捷如猿,时而奔腾出龙,时而灵活如兔,每一拳出去,都虎虎生风,力量惊人。

五分钟的时间,一套拳法打完,冯刚收功站在他的面前。

今已经超常发挥,自认为无论是力量还是收缩都已经达到极致,应该会得到师父的嘉奖。

但是德伯却哼了一声:“烂泥扶不上墙!”

冯刚顿时绿了眼:“师父,我哪里打的不好?”

“哪里都不好!”德伯重重地道,“上半夜就在这里打拳,我先睡一会儿。”

着德伯便起身走到床板边,倒在上面呼呼大睡。

冯刚无奈,只得走出瓜棚,本本份份的练起拳来。

他不敢偷懒,从德伯的模样,再加上从他口中知道的李青川的厉害,还有昨晚上自已差点儿见不到第二早上的太阳,冯刚就不敢懈怠,他现在得加快速度跟着德伯学艺,这样才能安身立命,不被人算计。

直到下半夜的时候,德伯才醒了过来,见冯刚依然在那里一遍又一遍的打着拳,嘴角不由勾起一抹笑意,心头暗道:“子,以你的脑袋瓜子,再加上你的勤奋,收拾李青川还不是迟早的事情?李青川,你死定了,你想不到吧?你想不到我找了个才吧?呵呵呵”

想着想着,德伯竟然笑出声来。

闻声的冯刚扭头看向德伯,见他的脸上稍微恢复了一些血『色』,喜道:“师父,你这么快就醒啦,你再多睡一会儿啊。”

德伯点零头,招了招手道:“你进来吧。”

冯刚跟着他进了瓜棚。

德伯的手里却多了一本古朴的书藉,丢在床板上,道:“这是我师门祖传的十二式神谱,主讲采阴补阳之术,你先拿去依着上面的修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