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回到家的时候,刚刚擦黑。

手里捏着胡菊香给的一百块钱,去到村里卖铺里给老爹买了一包香烟。

“芹婶子,玉是不是明回来啊?”冯刚问道。

陈芹点零头:“是嘞,今她给我打电话明回来。”

“那太好了。”冯刚激动地差点儿就要跳起来,“隔了几没有看,感觉过了好久一样的。唉”

陈芹嗔怪地看了他一眼:“这才几啊,你就成这个样子啦。要是玉去外地上大学,你们一年到头才能见一次面,哪你怎么办啊?”

冯刚摇头道:“我也不知道,只能慢慢熬呗。另外还要赚大钱,然后正大光明的把玉娶进家门。”

陈芹对他竖了个大拇指,笑眯眯地道:“嗯,刚子,好好努力。我期待着那一。”

这时杨玉的爸爸杨柱骑着三轮车回来了,见到冯刚,笑呵呵地跟他打了个招呼:“刚子,给你爸买烟呐?”

冯刚应了一声,见三轮车厢上面有一眼副食饮料,道:“柱子叔进货现在才回来啊?”

杨柱道:“是啊,今忙晚了。”

冯刚笑道:“柱子叔如果以后忙不过来,把进货的事情交给我去给您做。”

杨柱一愣,摇头道:“这点儿货哪里需要你跑啊?我自个儿就能搞的定。”

毕竟冯刚是个外人,而且还是个年轻的孩子,他可不放心把钱交给他,让他去进货。

冯刚也不介意,笑着应了一声,转身便离去了。

『色』已经完全地暗了下面,田坎上蟑螂扑跳而过,田里的青蛙叫个不休,不断的有荧火虫从眼前飞过,苍芒的空中能看到袅袅的炊烟,家家户户的屋子里都传出农家饭材清香。

累了一半,冯刚早已经是饥肠辘辘,推着自行车回到家里,将一包好烟递给了冯东云,然后便趴在桌子上面大快跺颐起来。

晚上,忙完了一切,冯刚便又往老牛家的瓜棚里走去。

今晚没有月亮,山里乡下一片漆黑。

德伯早已经在那里恭候。

德伯先让冯刚打了两遍拳,免强满意之后,便开始教他吐纳之法。

据德伯所,这吐纳之法主要就是控制气血,从而控制自已的七经八脉,顺着他的功法来练,从而能够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比如男人该有的那种反应,如果修练好了,就能够收放自如,长短随意。

一听这话,冯刚兴致勃勃,大呼实用。

当晚,德伯便开始教冯刚的这套功法,起先冯刚门都『摸』不到,最后还是被德伯左打右拍,一通痛骂,才让他逐渐『摸』到了门路。

刚刚能够吐纳气息的时候,西边的鱼肚皮就泛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