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马桂兰皱着眉头一脸奇怪地道:“依你这么,如果你四年之后,依然是个穷光蛋的话,那她就不会跟着你喽?”

冯刚点零头。

马桂兰一拍桌子,道:“这是哪跟哪儿嘛,这乡下种地的,哪里有那么容易赚钱。我们家一个占个人,二不占个势,仅靠你一个饶力量,怎么去拼搏嘛,我感觉他们这是在故意针对你。”

冯刚连连摆手道:“没有没有,他们没有针对我。是我自已要这样的。”

“你觉得你能够在四年时间里达到她的要求?”

“一定能的。”冯刚认真地道,“我一定可以成功的,要不然我都没脸见玉了。”

“好样的,儿子,老妈支持你!”马桂兰也激动地对冯刚竖了个大拇指。

晚上冯刚跟着德伯练功的时候,心神总是静不下来,为此也挨谅伯的不少打,几通骂,下半夜的时候冯刚也逐渐的收摄住心神,专心致志的跟着德伯修练起来,效果也很显着,虽然没有达到德伯口中所的“收放自如、想大就大、想就”的那种境界,但是冯刚已经『摸』到了门路,只待自已完全控制气血之后,这种境界自然而然地就来了。

亮的时候,冯刚发现自已的精神好了许多,没有昨早上的那种疲惫,看来就是练功的效果。

去河边掬了一捧清凉的河水洗了一把脸,感觉自已浑身上下有使不完力量的冯刚脱下短袖褂子,纵身一跃,便扑腾在河水里面。

冯刚就像一条灵活的鱼儿一般,在河水里面尽情的摇摆,惊起河里的鱼儿扑哧着跳了起来。

“哇,鱼还不呢,捉两条鱼回去杀了吃。”

冯刚叫了一句,开始在河水里面围追起鱼儿来,欢快之极。

水是鱼儿的堂,加上河里面水草极深,冯刚想要捉一条鱼谈何容易,忙活了半,清凉的河水也被他弄的浑浊不堪,最后他还是一无所获。

冯刚大是懊恼,但还是不死心,准备回家拿鱼过来打鱼。

老爸老妈又在道场上摘花生,甫一见到冯刚,马桂兰便道:“你一大清早又死到哪里去啦?人家玉过来找到你好几次了。”

“啊?玉找我?”冯刚大为吃惊,“她找我有什么事吗?”

“我哪里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她又没跟我。”马桂兰没好气地道。

冯刚应了一声,回去换了条干爽的短裤,穿上衣服,便朝着杨玉家赶去。

来到玉家的时候,屋子里却只有陈芹一个人。

“芹婶子,玉呢?听她找我啊。”冯刚甫一进门便笑着问道。

“玉跟书蓉到山上去玩去了。”陈芹应道,“我还以为你跟着一起去啦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