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草丛里的蛐蛐不安寂寞地叫了起来,田间的青蛙也争相着应合着蛐颍

在一片寂静之后,张书蓉继续道:“刚子,我的都是真的”

“你够了没有?”冯刚重重地喝斥道,“张书蓉,你有什么资格这样玉?她做了什么,有必要要你来告诉我吗?你先管好你自已吧。玉的事情什么要你来管了,我的事情又什么时候要你来管了?你滚开!我不想看到你,我不想听你在这里胡袄!你滚!你滚啊!”

冯刚的怒骂声让张书蓉大为意外,心想我设身处地的为你着想,你却反过来这样骂我,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冯刚,这话可是你的,你别不识抬举。就当我什么都没,当我放屁得了。”张书蓉怒声喝道,“你就相信这个贱货吧,终有一他把你骗的卖了你还要帮他数钱呢。”

“滚啊!”

冯刚额头上青筋直冒,双拳紧握,大喊一声。

张书蓉重重地哼了一声,瞪了他一眼,骂了句“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然后转身便离去了。

杨玉只是不住地抽泣,冯刚听的心里一阵阵的发酸,过去握着她的玉手,柔声道:“玉,我知道她是胡袄,她是妒忌你,我知道,我不会相信她的,你别伤心,明我一定会让她向你承认错误,一定会的。别哭,好吗?黑了,我送你回去吧。”

杨玉泪流满面,听着如此暖心坎儿的话,泪水更是如决堤的大坝一般,止不住的往下泄。

“好了,叫你别哭你还哭。”冯刚的声音依然那么柔和,脸上绽开微笑,牵着她的手,道:“走吧,玉,我送你回去。吃饱饭,什么都别想,好好地睡一觉,明又是美好的一。我相信你!”

任由冯刚牵着自已的手,跟着他回到了屋前。

冯刚柔声地了一句:“我爱你!”

转身便与她挥手告别。

回到家里,爸妈已经摆好饭踩着他回来。

“咦?你们怎么还不吃呢?等我啊?”甫一推开门,冯刚便怪地问道。

屋里的白炽灯泡周围有无数的蚊子飞蛾扑来扑去,电风扇“呼呼”地吹着,炎热的夏让人很是烦燥。

“肯定是等你啊。”马桂兰便去厨房添了三碗饭过来,又问:“跟玉聊的怎么样,还好吧?”

“好着呢。”冯刚呵呵笑道。

“要不妈明找媒人向她家里媒去?”马桂兰试探『性』地问道。

冯刚摇了摇头:“还是太急了些吧?人家玉还要上大学呢。”

马桂兰抓起筷子,高深莫测地道:“现在女孩子都靠不住,要是等玉出去上了四年大学回来,哪里还看得上你?趁你们现在关系正热,我去跟陈芹这几给你们把这事儿给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