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从张家走出来的时候,两条腿直接在打摆子,浑身都是酥酥麻麻的。

幸好我神勇无敌,愈战愈猛,要不然真的会被她给弄的残废,这辈子都不举了。

脑海里浮想起刚才在床榻上的妙景,冯刚的心里又是舒爽,又是过瘾,迫不及待的渴求下一次。

昨夜里与余梅嫂子颠鸾倒凤一番,正将结束的时候,张书蓉突然窜了进来,娇羞难耐的余梅嫂子准备落荒而逃,却被冯刚强行拉了回来,摁倒在床榻上,来了一场精彩绝伦的二女共侍一夫的妙事儿。

第二一早,冯刚便醒了过来,只感觉自已的身上有无尽的力气,昨在张家的激战,对他没有半点儿伤害。

他走到屋前的道场上,摆开架式,按着德伯教的那些把式练了起来。

老妈马桂兰从菜园走了回来,哟喝道:“你还会练拳啊?”

冯刚扭头讪讪地笑了笑,道:“胡『乱』练的,强身健体嘛。”

马桂兰没有理会,朝着屋里走去。

冯刚看了看远处张家的房屋,没有见到余梅和张书蓉的倩影,想来这时候,这两个『性』感火辣的女人应该还没有起来吧?

德伯的没错啊,御女三千,首先就是要有一个强壮的身体。

这套拳法果然有用,只是练了一个晚上,就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冯刚心里高兴不已。

打了几遍拳,冯刚的身上已经冒出了汗水。

这时马桂兰从厨房里探出头来喊道:“刚子,去田里喊你爸回来吃早饭。”

“爸在哪个田里?”

“纪兵家后面的那片花生地里啊,在他拔花生呢,你帮他们去挑两担花生回来。”

冯刚应了一声,在屋里拿了一条扁担,便朝着花生地里走去。

梁美丽正在屋前晾衣服,纪兵在今早上醒来之后,硬生生的把女人压着蹂躏了一番,这时候还在床榻上躺着呢,没有起来。

他纪兵是爽了,不过梁美丽却丝毫没有过足瘾,便气呼呼地爬了起来。

梁美丽躬身拿起一条短裤,取过一个衣架,正准备晾的时候,却看到了冯刚朝着这边走来。

而且冯刚正笑眯芒贼兮兮的看着自已。

梁美丽手头上一颤,一条粉红『色』的短裤从手里脱落掉在地下。

“美丽婶子,在晾衣服啊?”冯刚的声音传了过来。

梁美丽躬身将衣服捡了起来,先挂在竹竿上面,再望向冯刚的时候,却对他抛去了一个媚眼。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看到这个媚眼,冯刚浑身一个激淋,身体就像被施了定身咒一样,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地看着梁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