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滴!滴!滴”

豆大的汗珠顺着冯刚的身体滴落在地,发出的声音在寂静屋子里倒显得格外的清晰。

冯刚抹了把脸上的汗水,腿脚已经有些发麻发酸,暗道:“今真不是个偷情的好日子啊,太悲催了,竟然躲到床底下。唉,要命等会儿一定让这个狐狸精加倍的补偿我。哼。”

又呆了约莫两分钟。

“受不了了,实在受不了了。”

冯刚心中大叫而狂叫,我为什么要一直躲在床底下?等会儿我听到他们的话声再躲下去也可以啊,这时候完全可以出去透口气嘛。我为什么要听那狐狸精的?

冯刚正准备爬出去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重重的脚步声。

冯刚的身体一凝,侧耳聆听,“吱呀”一声,张书蓉房间的门被推开了。

是谁?是谁进张书蓉的房间呢?

正自猜测间,这时听到一个女人嘀咕道:“哼,张书胜,你有能耐,你竟敢怀疑我在外面有男人,我还怀疑你在外面有女人呢?行啊,你想跟我吵架是吧?我明就真的在外面偷野汉子,看你能把我怎么样?嫁给你这个快枪手,我有哪一快活过?有哪一满意过?张书胜,这可是你『逼』我的!”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字字清晰,全部落入到冯刚的耳朵里面。

是余梅嫂子?

张福旺的儿媳『妇』?

她跟张书胜吵架了,结果跑到这里来了?

想不到张书胜是个快枪手,从来都没有满足过余梅嫂子啊?还怀疑余梅嫂子红杏出墙,你真的是好猖狂啊。这样没用的男人,不乖乖夹着屁巴做人,竟然还在家里摆起架式来?可怜余梅嫂子啊,嫁给这样的一个无能男人,真是你的悲哀啊。

想着想着,冯刚的脑海里浮现出今一早在后山水潭里看到的余梅一丝不挂的身体,身体也比张书蓉更加成熟,更加的富有魅力。

余梅关上门,也没有开灯,便走到『摸』黑走到床边,拖了鞋,躺在了床榻上。

冯刚心里面“突突”直跳,紧张之极。

唉,看来余梅今晚上要跟狐狸精一起睡,大好的美事就这样给破坏了。

难道我就要在床底下躲一夜?早知道这么倒霉就不来的。

冯刚现在懊恼万分,却于事无补。

余梅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想着张书胜刚才怀疑自已的口吻,想着自已跟着他任劳任怨的干活换回来这么一句冷言冷语,想着自已嫁给他几年却从来没有得到过做为一个女人应该有的幸福,想着想着,他越发的觉得自已不值。

想自已以前好歹也是村里的一朵花,上门亲的媒婆都快要将门坎踏烂了,最后她挑来挑去,挑了这么个男人,现在又是心痛又是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