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是被恶梦吓醒的。

醒来的时候,他的身上就像水浇过一样,从头到脚满是汗水,连凉席上都落满了汗珠。

屋外知了依然烦燥地叫个不止,爸妈的话声不时从窗户传了进来。

回忆起刚才的梦镜,冯刚甚至都不敢相信。

在刚才的梦镜里,冯刚清晰的看到杨玉和五个男人发生关系。

“难道玉真的已经不是那个完美的玉了吗?难道她真的如德伯所的那样,她至少被三个男人玩过?”

冯刚心里面无比的震憾,满是震惊地道,旋即冯刚又摇了摇头。

“这不可能,玉不是那样随便的女孩子,不会的。这只是梦,梦里都不是真的,都不是真的!”

冯刚抹了一把脸上的汗水,来到后院,从水缸里舀了半瓶凉水,站在太阳低下冲了个通透清凉。

换了身清爽的衣服来到屋前,见爸妈正在大树下面摘花生。

马桂兰回头看了儿子一眼,问道:“你一大清早跑哪里去了?怎么回来在睡觉?”

马桂兰夫妻二人还不知道儿子在晚上都出去了,只以为他一大清早跑出去玩了。

冯刚道:“早上睡不着,随便出去逛一逛。”

马桂兰没好气地道:“睡不着你不会去帮忙锄花生啊。你去帮一点,我们又少做一点吧。”

冯刚道:“那明我一早去帮你们弄。”

回头看了看堂屋里挂的石钟,都已经十一点半了,想不到这一闭眼间就睡了三四个时呢。

“还愣在那里干吗,快来帮忙摘花生啊。”马桂兰催促道,“睡傻啦?”

农村家里养孩子,虽然把孩子看的十分娇贵,但是该让孩子们做的事情绝对都会让他们去做,想什么家务活都不干,那是不可能的。

马桂兰是一家之主,家里大大的事情几乎都是由她一个人决定,虽然对儿子比较严厉,其实比一般家户人家对子女要好的多。

有一些人家,像冯刚这么大的男子汉,每不是挑水就是挑粪,『插』秧割稻的时候,又要挑草头,挑秧苗,每都有挥不完的汗水,哪里会像冯刚这样想做事就做事,不想做就随便怎么潇洒。

冯刚搔了搔头道:“我去看看玉回来没有?”

着便朝着杨玉家走去。

马桂兰知道儿子与杨玉之间的关系很好,而且她也极是希望儿子能够把杨玉娶到家里来做儿媳,毕竟人家杨玉家里有钱,而且又是独生女,只要冯刚与杨玉结婚,到时候杨家的那店铺还不是自已儿子的?

再杨玉是大学生啊,是山窝窝里飞出的一只金凤凰啊,能够搭上杨玉,直接就是祖坟冒青烟,一家人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