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看着张福财逐渐远去的背影,马桂兰哼了一声,嘀咕道:“牛『逼』个啥嘛,屁大一点儿本事就只知道欺负女人。”

一家人往回走。

冯刚忍不住问道:“妈,张福财就是这么个脾气吗?菊香婶也受得了他?”

马桂兰道:“他就是肚鸡肠,心胸比女人还要狭隘,典型的人。菊香刚才的话你也都听到啦,经历了这次的事情,他们肯定是没有办法再在一起过下去的。”

冯刚点头道:“菊香婶真是可怜。”

马桂兰低声道:“你也别同情她,她横行霸道起来,丝毫不让梁美丽。”

到这里,马桂兰突然打断,伸手在嘴巴面前挥了近,自责地道:“哎呀,我怎么给你这些呢?不了不了。赶快回去吃饭吧,以后别人家的事情你少管一些,这又跟你没啥关系,你咱就那么喜欢管闲事呢。”

冯刚道:“我只是看菊香婶可怜。”

“这世界上可怜的人那么多,每一个都要你去同情吗?每一个人都要你去帮忙吗?你以为你是救世主吗?先把自已的事情管好吧。”马桂兰低声训斥着儿子。

冯刚干脆闭口不语。

吃罢了晚饭。

冯刚冲了澡便搬了把椅子到外面乘凉,过了一会儿,老妈老爸都睡下了,冯刚便悄然朝着老牛家的瓜棚走去。

夜深人静,虫鸣唧唧。

冯刚赶到瓜棚的时候,发现瓜棚里空空如也,没有看到德伯的身影。

他敢放我鸽子?冯刚心头暗想,环顾一下四周,猛然间回头的时候,看到德伯正坐在椅子上,闭目养神。

“咦?”冯刚一惊,刚刚还没有看到德伯的,怎么转了一圈回来就看到他坐在这里啦呢?

瞧他那模样,好像他一直都是坐在这里从来都没有动过一样。

“德师父,”冯刚吃惊地叫道,“你什么时候来的啊?”

“我一直都在这里。”德伯睁开眼睛,轻声道。

“不可能,我进来根本就没有看到你啊。”冯刚摇头,一脸不信地道。

“等你达到我这个水平的时候,也能这样。”

“你这是什么水平?”

德伯神秘一笑,没有回答,站了起来,道:“从今晚上开始,你得跟我着学习七七四十九,这四十九每晚上都要有一个突破,三之后,你就能看到效果,四十九之后,你就出师了。”

“才四十九?”冯刚一愣,这拜师学艺也太容易了吧?还被你吹的神乎其神的。

德伯道:“我是看你赋不错,所以才四十九,如果你不认真,就是给你四十九年,你也不一定能够学会。别地么多了,让我先看看你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