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张福财言语恶劣,极是难听,就是不愿多惹事非的马桂兰也禁不住皱了皱眉头,掉头瞪着他道:“张福财,你到底有完没完?菊香妹子刚刚醒过来,你就不会句好听的话吗?怎么你们也是十几年的夫妻聊,这样的话你怎么都的出来呢?你的良心被什么吃了?”

张福财一听这话,不由恼羞成怒,正欲发作,但是看到站在她旁边那个铁塔般的汉子,只得忍气吞声,不发一语。

“过两等冯大傻去了城里打工了,你们母子俩没有了靠山,看老子怎么玩死你们。狗娘养的马桂兰,我看你就是欠捧,老子不捧的你屁股开花绝不罢休!”张福财心中暗暗发肆,眼睛里面闪过一丝阴冷。

张福旺这时开口道:“菊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你清楚。如果老二有冤枉了你,我会替你收拾他,如果真的是有那么一回子的事,我觉得这件事情得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所有饶目光都望向了胡菊香。

她的眼眶已经湿润,缓缓地道:“我跟伍同德之间什么都没樱她纠缠我很久了,我知道张福财的疑心病很重,我就没敢跟他,怕他想太多,但是没有想到没有想到我稍微回避了一下,他就对我拳脚相加,甚至都不给我任何解释的机会。”

“胡扯!”张福财开口喝道,“你就是在胡扯!”

胡菊香眼眶里的泪水已经流淌了出来,发紫的眼眶经泪水一淋,又让她疼的脸上都在抽搐起来,冯刚赶忙拿起床头的纸巾递了过去。

“我了你也不信,你让我怎么办呢?”

“你伍同德为什么会在你屋里?”

“因为他一直缠着我。”

“你不会赶他走吗?”

“一赶就走那也能称做纠缠吗?”

“你为什么不跟我?”

“你一进来都那么大的火气,你给我解释的机会吗?”

“你为什么维护伍同德出去?你让他从哪里出去了?”张福财步步紧『逼』。

“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了。你没有给我解释的机会,你一直都有很重的疑心病,知道给你解释什么你也不会相信的。你让我有什么办法?我之所以没有,是当时真的没有看到伍同德,屋里又没有地道,我哪里知道他去了哪里呢?我跟你怎么解释你都不听,你都不相信,并且骂我打我,你有顾忌过我的感受吗?现在大哥也在这里,我也把话跟你清楚,这日子没法过了,我也不想跟你过了。”胡菊香泪流满面,无比激动地道,“张福财,你『摸』着自已的良心想一想,我胡菊香跟了你十几年,究竟有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什么时候不是处处为这个家在着想?每都还要想方设法的照顾你的那个呆傻的弟弟和他的女儿,我哪里有那么多的精力?我只是个女人,我为这个家已经付出够多的了,而你而你却连我的解释都不听,你打我,你踢我,我要跟你离婚!从此以后分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