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好在农村女人皮粗肉厚,尽管张福财下手极重,菊香婶还是没有受太严重的内伤,大多都是皮肉之伤。

村里头的郎中过来检查一番,涂了些『药』,声称没什么大碍,只需让菊香婶好生休息、安心养伤便没事了。

家丑不好外扬,张福旺送走了村里乡亲,冯刚执意不走,便留在这里。

『色』渐暗,屋里亮起疗光。

菊香婶在卧室里休息,女儿在旁边陪伴。

冯刚、张福旺、张福财一起来到客厅。

“老二,究竟怎么回事?”张福旺道。

“就是她偷男人,被我抓到了。这样的贱货,不狠狠的收拾收拾怎么能行?换着是谁也不会给她好果子吃。”张福财恶狠狠地道。

冯刚昂首道:“菊香婶没有偷男人。”

张福财眉『毛』一挑:“你子知道什么?”

“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相信菊香婶是绝对没有偷男人。”冯刚夷然不惧地,“张福财,你有证据吗?你亲眼看见了吗?你敢不敢等到菊香婶醒来之后,我们再找她问个清楚!”

张福旺也不悦地道:“冯刚,你回去!这是我们张家的事情,你在这里瞎掺和什么?”

冯刚道:“我就是替菊香婶不值,替她嫁给这样的一个男人感到可怜!我就是要听个事实!为她讨回一个公道!”

张福旺眉『毛』一挑:“冯刚,我发现你的脾气还真不是一般的犟啊。我就这里是我们张家的事情,你一个『毛』头孩子知道个啥?要你回去就回去。”

“我不回!”冯刚摇头,“今事情我非得调查清楚不可。你们是没有看到菊香婶当时被打的时候眼睛有多么的无助,她哭喊的有多么的伤心。菊香婶以前对我有恩,我时候她很疼我,很关心我,现在她被欺负了,我怎么可能置之不理?就凭这份恩情,我冯刚就要替她句公道话!”

“好!冯刚,你子够牛!”张福财对着他竖了个大拇指,气的浑身『乱』颤,“有种你别走,有种你就一直站在这里别走!”

罢,张福财转身便离开了。

以张福财的『性』格,冯刚这么咄咄『逼』人,他早就出手了,到底还是顾忌冯刚的那个铁塔一般的老爹冯东云,揍了冯东云的儿子,他就等着去见阎王吧!

这时冯刚的爹妈在门外敲门,冯刚赶忙过去打开门。

“刚子,你怎么还不回去吃饭呢?你在这里干吗?”马桂兰甫一进门便问道。

冯刚道:“菊香婶被张福财打的那么惨,还冤枉菊香婶在外面偷男人,菊香婶是什么样的人,妈你还不知道吗?无论如何,我也要替菊香婶争回这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