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冯刚见到这一幕,顿时吓住了,看向了张福财,指了指问道:“福财叔,菊香婶她”

“不关你的事,你赶快回去!”不等冯刚完,张福财便极不耐烦的挥了挥手,示意他离去。

然后张福财转过身便走到门口,对着无比悲惨的菊香婶怒喝道:“你还有气啊?你还爬的动啊?给老子滚进去!滚啊!”

着,张福财又粗暴的对着菊香婶的身上踢了一脚,菊香婶“啊”的惨叫一声,连忙瑟瑟缩了进去。

冯刚看的心里不忍,赶忙叫道:“菊香婶,你怎么啦?”

冯刚刚刚冲过去,张福财又扭过头来,就像一只恶狼一般狠狠的瞪着他,使得冯刚脚下嘎然而止,道:“福财叔,你是不是在对菊香婶采取家庭暴力?”

张福财恶狠狠地道:“我家的事情不要你管,你走开一些。”

冯刚无限同情地道:“菊香婶怎么都是你的媳『妇』,跟你在一起也有几年了,你不能这样对待她。”

张福财道:“我你子咱管那么多闲事呢?是我张家的人,我想把她怎么着就怎么着,碍着你什么事啦呢?滚开一些,惹『毛』了我,我连你也一起收拾。”

张福财拉着门就要闩住。

冯刚冲过去搁住,道:“福财叔,你这是违法的,是要受法律制裁的。”

张福财吐了口唾沫,不屑地道:“法律?少跟老子谈法律,在紫荆村,在我张福财的家里,我就是法律。我家的人,我想怎么着就怎么着,关你鸟事,打死了也不用你管!滚!滚滚滚!”

罢,张福财极其不客气的将门给关住,从里面闩住,把冯刚隔在了外面。

冯刚大急,在外面拍门道:“福财叔,你不能这样啊,不可以!”

这时屋里响起了菊香婶悲怆地的惨叫声,还有不住的求饶声。

菊香婶在村子里虽然脾气有些火爆,但整体来还算不错,只要不得罪她,她也不会做什么过激的事情,两家的关系一直走的比较近,想到菊香婶被她男人施行恶劣的、令人发指的家庭暴力,心里面越发的不舒服。

『色』渐晚,艳阳西斜,乡下人这时候都在田间劳作。

冯刚的大叫声、捶门声引起了路边、田间的乡亲们的注意,纷纷围了过来。

“刚子,出了啥事儿呢?”有人过来问道。

冯刚指了指屋里,道:“福财在屋里打菊香婶,大家快想想办法啊。”

一听这话,都『露』出骇然之『色』,赶忙过来捶门拍门。

可越是这样越是激起了张福财的凶『性』,对着菊香婶越发的凶狠起来,打的菊香婶只有惨声,连求饶的声音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