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没有料到伍同德会像鬼魅一般出现在后面,陈芹做贼心虚,咽了口口水,笑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我一直都在这里。”伍同德微笑着道,眼睛已经落到陈芹胸前。

陈芹被看的心旌摇『荡』,内心燥热,指了指外面,道:“他爸马上就要回来了。”

伍同德嘿嘿笑道:“我又没想干吗?怕杨柱干吗?怎么?莫非你想我了?”

陈芹脸上一红,啐了他一口,扭着屁股走到了门口,抬头看了看外面,道:“你个老不正经的,就不会点儿好话吗?听你昨又祸害张福财一家了,你今又想来祸害我家吗?”

伍同德在柜台里随手拿起一包香烟,拆开包装,叼了一根在嘴巴里,走到陈芹的背后,腰部往前一挺,陈芹身躯往前一冲,站定后转过身来,恶狠狠地瞪着他道:“伍同德,你搞什么?”

伍同德嘿嘿笑道:“算计冯刚,你们母女俩好大的胆子啊。也不怕这件事情被冯刚知道?”

陈芹道:“你不,他肯定不会知道啦。”

“其实我也是为冯刚好啊,免得他不思进取,在乡下种一辈子的地。”

德伯不屑地道:“谁在乡下种一辈子地的就是不思进取的呢?我们紫荆村里谁不是种了一辈子地的?难道都是不思进取,没有志气?”

陈芹拿起桌上的一个打火机,给德伯点燃香烟,道:“我们这辈人跟他们这辈人就不一样了,时代在进步,光靠种地哪里能弄得到钱呢?冯刚喜欢我们家玉,就他家那条件,我才不舍得让玉嫁过去受苦受罪呢,我可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呐。”

德伯抽了口香烟,道:“你激励冯刚我不反对,如果让我发现你在陷害冯刚,别怪我不客气啊。”

“放心吧,我绝对不会那样做的。”陈芹笑道。

德伯的手在她的身上『摸』了一把,问道:“杨柱干吗去了?什么时候回来?”

“他去地里忙去了,保不准什么时候回来呢。”陈芹被德伯『摸』的心旌摇『荡』。

“那算了。”德伯挥挥手,准备离去。

陈芹一把将他拉住,赶忙道:“走吧,我们去里屋,我想你了。”

“杨柱回来啦呢?”

“没事,他没那么快的。”

“要是有人买东西呢?”

“那也不要紧,走嘛走嘛”

陈芹一边央求一边拉着德伯进到里屋,关上了门。

不消一会儿,屋里便传来哼哼唧唧的令人血脉喷涨的妙音。

冯刚兴致勃勃的往家里走,陈芹的一番激励的话对他极是受用,使得他现在迫切的想要做点儿什么出人头地。

但是做什么呢?出去找工作打工?那永远都是跟别人赚钱,而且自已才领那么一点点工资,既受约束,又受挟迫,他可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