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长的后院》

“柱子叔,在不在呢?”

到了卖铺没有看到人,冯刚便大声喊了起来。

“来啦来啦。”里屋传来杨玉妈妈陈芹的应答声。

门被推开,冯刚眼睛往里面一瞧,首先便看到陈芹脸蛋红扑颇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她的后面紧跟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伍同德。

“哟,是刚子啊,要买点儿什么呢?”陈芹热情地打着招呼。

“给我砍一斤排骨。还有卖吧?”

“有呢。”陈芹去拿了一大块排骨,便去砍了。

德伯走到门口,笑眯眯的在他的身上巡逡了一圈,好像是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弄得冯刚颇不自在。

“德伯,这样干着我干啥呢?”

“刚子,以后有没有什么打算呢?”

“打算?”

“是啊,想不想到城里去打工呢?”

“打工能赚几个钱?坚决不去城里打工。”

“就呆在乡下?”

“乡下也挺好的啊,绿『色』蔬菜,自给自足,只要有一亩三分地,一辈子就不愁没饭吃呗。”冯刚不明白德伯怎么突然间问这样的话。

在紫荆村里,德伯向来是为人所不喜的,原因就是他好吃懒做,一到晚吊儿郎当,『摸』『摸』寡『妇』门,敲敲谁家墙角这就是他经常干的事情。

不过冯刚可不这样看德伯,德伯再不务正业,但是人家没饿着没冻着,日子过的潇潇洒洒,自有他的过人之处。

“很好很好。”德伯点零头,“想不想跟我学艺呢?”

“学艺?学啥艺?学你的木匠艺?”

“木匠艺当然可以学,不过我还有更厉害的一项技艺,只要你肯拜我为师,我可以全部教导给你,包准你一辈子受益无穷。”德伯的高深莫测,眯起眼睛看着他。

冯刚搔了搔头,笑道:“德伯,你那项特殊的技术是什么?你我能一辈子受益无穷,为什么我没见你受益无穷呢?”

“我?”德伯愣了一下,旋即仰打了个哈哈,“我有没有受益无穷,你看得出来吗?你只有跟我学了,你才能深深的体会其中的美妙和好处。”

着,德伯的笑容变的极其猥琐起来。

“真的假的?”冯刚有些不信。

“当然是真的。”

“你告诉我,究竟是学什么技艺?”冯刚一脸希冀地道。

“告诉你了,你得向我拜师,以后见到我就得叫我一声师父。”

叫你这个无赖做师父?

冯刚还有些不情愿,这事情如果让村里人都知道了,不自已脸上无光,就是给爹妈也是脸上抹黑啊。

德伯缓缓地道:“我也是看在你极其的适合做我的衣钵传人才要收你,一般的人想拜我为师,我还懒得鸟他呢。你自已考虑清楚吧,如果答应,今晚上十二点之前过来找我,如果不愿意,那就是你与这项技艺没有缘份。”